「孩子有問題,都是爸媽的錯?」每位父母都該了解的依附關係

 

今年一月初,美國《紐約時報》刊登了一篇文章叫做〈缺乏安全感嗎?這真的要怪你父母〉,文章裡提到,孩子在嬰兒時期與父母親所形成的「依附類型」,將會決定他們有沒有安全感,進而影響到孩子的人際關係,甚至是成年後的親密關係。

的確,許多研究顯示,孩子的依附類型會影響到他的同儕關係、影響他願不願意去探索和嘗試、影響他調節情緒的能力,以及能不能創造良好的人際互動與親密關係。這樣聽起來,依附關係真的很重要,但是很多父母都不太理解:到底什麼是依附關係?什麼樣才算是有安全感的孩子?

要介紹依附關係,就要提到兩位心理學家──瑪麗‧安沃斯和約翰‧鮑比。他們在1950年代相遇,當時,美國社會崇尚行為主義,行為主義學家約翰‧華生不斷告誡父母:「不要擁抱、親吻孩子,也不要在孩子哭的時候抱孩子,不然就會寵壞孩子。」如果你是一位父母,這樣的主張你應該並不陌生,在台灣,認同「百歲醫師」(美國小兒科丹瑪醫師)育兒方法的家長也是這樣覺得──小孩哭時不能抱,不然孩子就會用哭聲控制你。

但是,安沃斯和鮑比卻不這麼覺得。他們認為,父母親要回應孩子,這樣孩子才會感到安全。而當孩子感到安全時,才會更獨立、更願意嘗試與探索這個世界。安沃斯在當時觀察了一些母親與孩子,她也發現,那些最不黏人、最不常哭的孩子,反而是有位常常回應孩子的母親。為了要驗證理論與觀察,安沃斯決定做一個實驗。

母親離開又回來,孩子會怎麼反應? 

這個實驗稱作「陌生情境」,研究人員在實驗室中用雙面鏡觀察媽媽和約一歲大的小孩的互動,在實驗過程中,母親被告知要短暫的離開房間,然後再回來。安沃斯認為,孩子在媽媽離開房間時應該是會充滿焦慮的 (事實上也證明,就算外表看起來很冷靜的小孩,他們的心跳和壓力賀爾蒙也顯示他們是感受壓力的)。研究人員想要知道,當母親離開時孩子會怎麼反應,還有更重要的,當媽媽再度回到房間時,小孩會怎麼樣與媽媽互動呢?

安沃斯在觀察過許多媽媽與孩子的「陌生情境」後,依照孩子的反應分成三類型。第一型的孩子在媽媽離開時哭得很難過,但是在媽媽一回來後,孩子立刻去靠近母親,並且很快的被安撫,停止哭泣,然後能夠繼續玩玩具,這一類型的孩子被稱作有著「安全型」依附關係。第二型的孩子在進到新房間時非常焦慮和黏人,不太願意去探索新環境,在媽媽離開時他們很難過,媽媽回來後他們可能會去找母親,但是無法被安撫,還是繼續哭泣──這些孩子想要親近媽媽,但又很害怕焦慮,被稱為「焦慮矛盾型」。第三型的孩子在媽媽離開房間時表現出一點都不在意的樣子,當媽媽回來後,他們也不會去靠近母親,這類型的孩子稱為「逃避型」。不管是焦慮矛盾型或是逃避型,這些孩子都有著「不安全型」依附關係。

父母的對待方式,決定孩子的依附類型 

陌生情境實驗中這些孩子所表現出來的依附關係類型,是因為孩子天生氣質不同所造成的嗎?或許基因會有一些影響,不過,早在這些媽媽和孩子進到實驗室之前,安沃斯已經花了很長一段時間在這些孩子的家中觀察親子互動,所以,她能夠歸納出,到底是什麼樣的母親對待方式,讓孩子在媽媽離開又回來後,會有這樣不同的反應?

嬰兒出生後,藉由與身邊的人的互動來理解這個世界,尤其是主要照顧孩子的人,像是父母親。當嬰兒不舒服或是餓了哭泣時,如果爸爸媽媽回應孩子的需求,像是將孩子抱起來安撫、餵孩子喝奶,在這樣環境下成長的孩子,他們眼中的世界是安全可以預測的──他們了解,當我有需求時,會有人來回應我、幫助我,這就是形成安全型依附關係的孩子。所以,在實驗中,當媽媽回到房間後,本來痛苦哭泣的孩子能夠立刻親近母親並且被安撫,因為過去的經驗告訴他:「媽媽能夠滿足我的需求,能夠讓我快樂。」

而根據安沃斯的家庭觀察,這些有著安全型依附關係的孩子,果然有一位平常會回應孩子的媽媽。當孩子能夠有一位讓他安全依附的大人,這位大人就像是孩子的安全堡壘,讓孩子更願意往外踏出去探索這個世界,也能夠從父母的安撫中學習如何調節情緒。

那麼,是什麼樣的教養模式讓孩子形成不安全型呢?

當小嬰兒哭泣時,如果父母不去理會孩子傳遞出來的訊號、不去回應孩子的需求,或是在回應孩子時充滿生氣或是焦慮等情緒,這就會讓孩子形成不安全依附關係。譬如,當孩子反覆感受到沒有人會回應他的需求時,他理解的世界就是──在我有需要時,不會有人幫助我,我一點都不重要。所以,實驗中,當媽媽離開又回來時,逃避型的孩子根本不會去親近母親,因為過去的經驗告訴他:「媽媽從來沒辦法滿足我的需求」。安沃斯在這些孩子家中的觀察也看到,逃避型的孩子的母親通常不回應孩子、拒絕孩子、不與孩子親近。

最後,安沃斯從家庭觀察歸納出,有著焦慮矛盾型的孩子,他們的媽媽對待孩子的方式很不一致──有時候會回應他、有時候又忽略他。這時候孩子就會很矛盾,因為每一次當孩子有需求時,他不知道:「這次媽媽能夠回應我嗎?我這次能夠相信媽媽嗎?」這讓孩子充滿焦慮,就像實驗中,孩子在媽媽回來時想要靠近,但又害怕不太敢親近,因為他不確定這次媽媽能不能滿足他的需求。

安沃斯從陌生情境實驗中歸納出這三種依附關係類型,之後心理學家又發現第四種類型,稱做「紊亂型」,這一類型的孩子通常遭受父母親的虐待,所以本能上他們想要親近照顧者,但是照顧者同時又是痛苦的來源。這樣環境下的孩子無法形成一種固定的模式來回應世界,因為,這個世界對他來說實在是太混亂了。

依附類型,影響孩子一生

孩子剛出生的前幾年,藉由與主要照顧者之間的互動來形成依附關係。每一位孩子都盡他最大的力氣來適應周遭的世界,而孩子形成的不同種類依附類型,就像是戴著不同顏色的有色眼鏡來看待世界,讓他們用不同的方式解讀事情、理解行為。

研究顯示,一歲時形成的依附類型會一直跟著孩子,心理學家瑪莉‧緬就對一歲多的幼兒做了陌生情境實驗,接著,等到這些孩子十九歲時,她再請這些受試者做依附關係測驗,結果發現,這些孩子在十九歲時的依附類型,就和他們在一歲的時候一樣。也就是說,在沒有刻意去改變之下,你剛出生時與父母親形成的依附類型是會一直跟著你的。

而如果每一種依附類型就像是戴著不同顏色的眼鏡來看待理解世界,那麼,一點都不讓人驚訝的,孩子的依附類型就會影響到他的人際關係、甚至是將來的親密關係。研究指出,當時參與陌生情境被測出有著不安全型依附關係的孩子們,在他們進入幼兒園時,有較差的人際關係,也是老師眼中的「問題學生」。而成人親密關係的研究也告訴我們,有安全感依附關係的人,在親密關係中比較能夠信任人、比較能夠維持感情。相反的,不安全型依附關係的人,他們在親密關係中比較會出問題,像是太過度依賴人、無法信任、總是認為會被另一半拋棄…等等,畢竟,他們剛出生時的經驗告訴他:沒有人會回應我,我不值得被愛,這個世界是無法預期的。

孩子有問題,都是父母的錯?

父母與孩子的互動讓孩子形成不同依附類型,一位有著不安全型依附關係的孩子,可能人際關係較差、比較無法調節情緒、將來感情比較會出問題。這麼說來,好像孩子有這些問題,真的是父母的錯?

但是,為什麼有些父母能夠回應孩子,有些父母卻無法?為什麼有些父母在孩子哭泣時能夠溫柔安撫孩子,有些父母卻在聽到孩子哭聲時感到厭煩與憤怒,然後對著孩子大吼:「安靜!不准再哭了!」

難道,有些父母會刻意讓孩子形成不安全依附關係嗎?

前面提到的心理學家瑪莉‧緬在對一歲的孩子做陌生情境實驗時,她也請這些孩子的父母填寫測驗,結果發現,這些一歲孩子的依附類型,就和他們的家長小時候的依附類型類似。也就是說,依附類型會在世代間相傳──你小時候與你的父母親形成的依附類型,會跟著你一路到你自己也成為父母,然後影響你如何教育孩子,再影響你的下一代。在美國,數據顯示大概有百分之六十的人是屬於安全型依附關係,有約百分之四十的人口在幼兒時期並沒有形成安全依附──這些人比較無法調節自己的情緒、人際關係較有問題,當他們成為父母後,也會更難和自己的孩子形成安全型依附關係。

這樣說來,好像你在小時候形成依附類型就決定了你和下一代的命運?但其實並不是這樣,因為,你有辦法做改變,你能夠提供孩子一個安全的依附關係。

父母可以做改變:從理解過去開始

一個稱為「成人依附訪談」的研究邀請了懷孕中的女性來當受試者,訪問她們如何看待童年、以及和父母親之間的關係。研究人員想要分析這些受試者「如何談論童年」,因為,藉由一個人談論童年的方式,就可以看出他是怎麼理解過去的經驗。譬如說,有些受試者能夠敘說父母親做的哪些事情造成她什麼影響,有些人卻無法具體舉例,只簡短含糊地說:「我的童年一切都很美滿。」

之後,當這些受試者生小孩後,研究人員再回去檢測這些媽媽們和孩子間形成的依附關係類型。結果發現,藉由受試者當初回答問題的方式,研究人員能夠預測她們將來會和孩子形成哪一種依附關係,準確率高達百分之八十五。研究顯示,當受試者回答問題時表現出她們理解過去經驗時,她們與下一代就能形成安全型依附關係。美國精神科醫師丹尼爾‧席格就提到:「你如何理解過去發生的事情,比起發生在你身上的事件本身更重要。」

做為父母,如果你願意花一點時間反思──你的成長過程如何?你和父母間的關係如何?你的父母如何管教你?對你造成那些影響?家庭外有你能夠信任的人嗎?…當你願意花時間理解你的過去,你就在幫助你的孩子,讓他能夠跟你安全依附。

和孩子建立正向關係,永遠不嫌晚

想要和孩子建立安全型依附關係,並不是要你當一個完美父母,而是要能夠去了解孩子需要什麼,讓孩子感受到被理解、被聽見、需求被滿足,這樣,孩子才能感受到:「當我向這個世界傳遞出訊息時,有人會回應我,照料我。我是值得被愛的。」當然,有些時候親子關係會有裂痕,這是很正常的,而一個安全依附關係,就是每一次的互動中不斷維持溝通、修補裂痕。

1950年代,在美國有許多信仰行為學派的人呼籲父母:「小孩哭了不能抱,不然你就會強化孩子繼續用哭來控制你!」但是,小孩是人,不是機器。人需要與其他人連結,需要感受到被愛、被理解、有價值。

要和孩子形成安全型依附關係,並不是照著哪些「行為清單」照做就可以,而是花時間去傾聽孩子、理解孩子、同理孩子。就算你發現你以前提供給孩子一個不安全的依附關係,現在做修復也都來得及。雖然你沒辦法改變自己小時候是如何被父母對待,但是,你有辦法改變你和孩子間的依附關係。幫助孩子建立安全依附,就能讓孩子將來成為一位更健康的人。

 

*本篇文章刊登在人本教育札記2017年3月號。札記和部落格文章版本稍有不同。


參考資料:

  1. Yes. It’s Your Parents’ Facult
  2. 缺乏安全感嗎?這真的要怪你父母 (紐約時報中文網)
  3. How to Build a Secure Attachment Bond with Your Baby
  4. What Everyone’s Missing in the Attachment-Parenting Debate
  5. Becoming Attached
  6. Can Attachment Theory Explain All Our Relationships?
  7. Attachment Parenting International
  8. 美國精神科醫師Dan Siegel的著作 “Parenting from the Inside Out" (書中譯版: 《不是孩子不乖,是父母不懂!》/野人出版)

 

 

我的小孩是同志,父母該怎麼辦?

如果有一天,你的孩子告訴你他/她是同志,你會怎麼回應?你的心裡會有哪些感覺?

對於大部分的異性戀父母,如果不熟悉同志,那麼,當你聽到孩子坦承他是同志時,內心可能會產生許多複雜的情緒和想法。

你可能會責怪自己:「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讓孩子變成這樣?」你可能會疑惑:「同性戀是暫時的嗎?能不能改變?」你可能覺得失望,因為你過去對孩子未來的想像就是希望他能夠成立一個異性戀家庭。你可能害怕,認為自己的孩子是不是像電視上一些人「形容」的同性戀──性伴侶複雜、容易感染愛滋病?或者,你可能擔心孩子會不會因為是同志而被嘲笑歧視?你也可能覺得丟臉或是羞愧,因為你不知道親戚朋友或是街坊鄰居會怎麼說。甚至,如果同性戀和你的宗教信仰相違背,你可能覺得生氣、困惑、不知道該怎麼做。

如果你心裡冒出以上這些情緒或是想法,並不奇怪。畢竟,我們對於不熟悉的事物常常會有許多偏見和誤解,這些偏見可能來自你的成長過程中周遭的人所傳遞給你的訊息,而這些訊息內化成你的信念,成為你看待事情的觀點。所以,孩子向你出櫃時,你可能充滿各種情緒、無法立刻接受。

那麼,你有想過,孩子在向你出櫃時,他是怎麼想的嗎?

我曾經諮商過幾位正在探索自己性傾向的國中生以及大學生──「性傾向」指的是一個人在情感上吸引同性或是異性的傾向。很多父母認為,孩子要等到成年後才會知道自己喜歡的是異性還是同性,但是,研究顯示,青少年第一次感到「對別人有好感」的平均年齡大概是十歲左右,也就是說,不管是同性戀或是異性戀,孩子在青少年階段就知道自己的性傾向了。

我諮商過的這幾位青少年以及大學生,他們感受到「自己和別人不太一樣」、正在探索自己和同性間的情感關係、正在學習如何接納自己。我在他們身上看到期待與興奮,但卻也夾雜著許多焦慮與痛苦,而這些焦慮與痛苦,大部分都是來自他們的家庭。他們告訴我:「我絕對不能讓我爸媽知道,如果讓他們知道我就完蛋了!」「我的表哥是同性戀,我爸就常常私底下說同志很多難聽的話。我不能跟我爸說,他一定不會接受!」這幾位個案都還沒讓父母知道他們是同性戀,因為他們害怕被父母拒絕、辱罵嘲諷,甚至被趕出家門。原本應該要是個避風港的家,卻變成了他們焦慮與痛苦的來源。

父母的回應方式,決定孩子的身心發展

在美國,無家可歸的青少年中,有百分之四十是同志;數據也顯示,每四位同志裡就有一位,在向父母親坦承自己是同志時,會被逐出家門。許多青少年或是年輕人向家裡出櫃後,就頓時失去了所有支柱和依靠。我也曾經在課堂上看過一部美國的紀錄片,片中的媽媽述說著當女兒跟她坦承是同志後,她非常的生氣;因為信仰告訴她「同性戀是錯誤的」,於是她跟女兒說:「妳讓我非常的羞愧。」並且斷絕了和女兒的一切往來。幾年之後,她收到了訊息,得知女兒自殺了,她非常後悔,但是一切都來不及了。

父母面對同志孩子的方式,會對孩子造成非常大的影響。由美國舊金山州立大學所創辦的「家庭接受計畫」(Family Acceptance Project),是一個幫助父母如何適當回應同志孩子的組織。他們所做的一份研究顯示:比起受到家裡支持的同志族群,青少年階段因為同志身分而被父母拒絕者,在約二十五歲時有高八倍的機率具自殺傾向、超過六倍機率得到憂鬱症、超過三倍的機率使用毒品,以及超過三倍的機率感染愛滋病。也就是說,當父母堅持反對、或是試圖想要改變孩子性向時,會造成孩子嚴重的負面身心健康影響。

相反的,當父母能夠支持和接受孩子時,則能夠促進他們的身心健康。一份2010年的研究就顯示,當同志孩子能夠受到家裡的支持時,他們有更高的自尊心、並且有較低的機會出現憂鬱症、自殺傾向、愛滋病、或是藥物酒癮問題。研究也發現,當同志被家裡接受時,有更高的機會認為他們將來的生活會很美好、對自己的生活滿意、並且相信自己未來可以組成家庭。而對於不被家人接受的同志族群,只有約三分之一的人認為自己將來可以有一個美好的生活。

這些研究告訴我們,身為父母,你回應孩子的方式決定了孩子的身心發展。

支持你的孩子:給孩子什麼,是對他最好的?

我相信很多父母是愛孩子的,但是他們表現出來的行為卻可能讓孩子感受不到愛,反而是感到被拒絕。「家庭接受計劃」的研究人員訪談了許多同志青少年的父母親,他們發現,許多父母認為自己做的行為是在「幫助孩子」或是「保護孩子不要成為同志」──像是不讓孩子和同志朋友往來、不讓孩子參加同志活動、用冷嘲熱諷的話語辱罵孩子想要他變為異性戀、為了不讓場面尷尬而阻止孩子參加家庭親戚聚會…等等。這些父母以為「對孩子好」的行為,事實上卻讓孩子更痛苦、讓孩子感到更加孤單、被拒絕、憤怒與悲傷。

不論是同性戀、異性戀、還是雙性戀,這些都是正常的,沒有人能夠改變另一個人的性傾向。而就像研究所顯示的,父母的拒絕、排斥、試圖改變孩子,只會嚴重影響孩子的身心健康

父母能幫助同志孩子的最重要方式,就是支持他們;就算你不認同同性戀,也能夠支持你的孩子。當孩子能夠感受到你的支持時,就更有力量能夠面對自我身分的認同、建立自我的價值和自尊、並且能夠處理可能的歧視。支持孩子的方式有很多,你可以告訴孩子,就算你現在還無法立刻認同他是同志,但是你對他的愛並不會改變。當孩子知道你還是一樣愛他時,他就不會擔心被拋棄或是被趕出家門。你可以認真地傾聽孩子的感受和經驗,並且和孩子分享你的心情。你可以鼓勵孩子去參加同志活動,讓孩子更了解同志和自己的身分認同。

一位兒子是同性戀的媽媽說:「當我們發現孩子是同志時,我們盡量為他找到更多的資源,像是帶他去參加同志活動,讓他可以看到同志的榜樣。」另一位女兒是同志的媽媽說:「當我發現我的女兒是同志之後,在某一次的家族聚餐前,我就請我哥哥停止說關於同志的負面話語。我告訴他,我不希望你在我的女兒前說同志的壞話,她還是那個在你發現她是同志前,你所喜歡的姪女。我們希望你能尊重她。」

父母要支持孩子,能做的事情有很多。底下的表格也列出了父母回應同志孩子「該做」與「不該做」的事情,可以提供你參考。

%e5%90%8c%e5%bf%97-%e8%a1%a8%e6%a0%bc-%e9%83%a8%e8%90%bd%e6%a0%bc

我該怎麼做?

當孩子向你坦承他是同志時,你的心裡可能會被許多複雜的情緒淹沒,這時大腦無法思考,還可能會在衝動下做出令人後悔的事情、說出傷害人的話語。所以,當你有情緒時,請不要衝動回應孩子。你可以告訴孩子,你愛他,但是你需要一些時間消化和思考,請他給你一點時間。以下是我給父母們的一些建議:

  1. 處理自己的情緒:得知孩子是同志時,你產生的所有情緒都是自然的,不管是生氣、失望、焦慮…請你好好面對和處理自己的情緒,你可以試著做幾次深呼吸幫助身體放鬆,把自己的心情寫下來,或是找你信任的朋友或親人聊聊,如果你發現這些情緒太劇烈時,也請你考慮尋求專業助人工作者的協助,像是心理師或是社工師。請你好好處理自己的情緒,不要讓自己的情緒變成傷害孩子的根源。
  1. 尋求協助:當你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孩子是同志時,和有類似經驗的父母談對你會有很大的幫助。「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提供給同志父母親的諮詢專線,分別由同志父母以及專業社工師接聽;另外,這個機構也提供給同志父母的【同志父母親人座談會】以及【櫃父母下午茶】聚會,幫助父母支持同志孩子。

    同志父母諮詢專線:
    由同志父母接聽 (每週四下午14:00-17:00): 02-2392-1970/ 07-281-1823
    由專業社工接聽 (每週一到五 14:00-22:00): 02-2392-1844/ 07-281-1265
    座談會與下午茶活動請見: https://hotline.org.tw/services/86

  1. 了解同志、釐清迷思:許多人對於同志有許多迷思,像是認為同性戀不正常、性傾向可以改變、或是認為同性伴侶無法扶養孩子…等等。但是,已經有許多研究打破了這些迷思,像是在2013年發表的一篇學術文章就回顧了過去三十多年來關於同性伴侶撫養孩子的研究,結果整理出,同性伴侶家庭中長大的孩子與異性伴侶家庭中撫養的孩子,在心理發展、社交行為表現、學校適應、性傾向發展、或是心理疾病以及藥物毒品使用並沒有什麼差異。也就是說,由同性伴侶撫養的孩子並不會有什麼不一樣、也不會「更容易變成同志」。美國兒科醫學會也在2013年發表聲明支持同性婚姻以及同志撫養孩子的權利,而美國精神醫學學會也早在1973年將同性戀從精神疾病中除名。也就是說,同性戀、雙性戀就和異性戀一樣,不是疾病,而是我們自然、正常的一部分。
  1. 傾聽孩子,向孩子學習:很多父母在知道孩子是同志後,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孩子。但請你也不要忘記,你的孩子願意告訴你,就表示他愛你。當你不知道該怎麼做時,你可以聽聽孩子的聲音,讓孩子告訴你他需要什麼。一位兒子是雙性戀的父親說:「與你的孩子談話,這樣一個簡單的行為,就可以為你和你的家庭產生巨大的轉變。」

對於許多父母,要接受孩子是同志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接受也可能不是一瞬間能做到,而是一個過程。但是,就算你無法立刻認同孩子是同志,也能夠從一開始就支持孩子──告訴孩子你愛他、和孩子談話、了解孩子、在當孩子因為同志身分被不平等對待時挺身而出、要求親戚朋友尊重你的孩子…等等。研究告訴我們,家長的拒絕會造成同志青少年在成年後許多負面身心影響,而你的支持,能夠讓你的孩子成為一位身心健康的人。

**本文刊登在人本教育札記2017年1月號
**歡迎大家留言提供更多資源,我會再將資源加入文章中


台灣相關資源/中文資源:

  1.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
  2. 台灣同志家庭促進協會
  3. 美國「家庭接受計畫」(Family Acceptance Project)出版品中文版《家庭接受和支持,培養健康孩子,協助家裡有同志成員的家庭
  4. 我的孩子是同志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網站)

美國資源:

  1. Family Acceptance Project (FAP, 美國家庭接受計畫網站)
  2. Parents, Family, and Friends of Lesbians and Gays (PFLAG):
  3. Supportive Families, Healthy Children Helping Families with Lesbian, Gay, Bisexual & Transgender Children (美國家庭接受計畫出版品英文版)
  4. 美國物質濫用和心理健康服務局 (The Substance Abuse and MentalHealth Services Administration, SAMHSA) 的出版品“Helping Families Support Their Lesbian, Gay,Bisexual, and Transgender(LGBT) Children

延伸閱讀:

  1. 楊佳蓁/同志家庭對孩子的成長有負面影響嗎? 從科學研究角度看5個常見問題
  2. 「您好,我的孩子是同志!」跟孩子一起出櫃的勇敢媽咪們
  3. What to Do When Your Child Says: “I’m Gay!"
  4. Kicked Out: LGBT Youth Experience Homelessness

引用文獻:

  1. Ryan, C., Russell, S. T., Huebner, D., Diaz, R., & Sanchez, J.(2010).Family acceptance in adolescence and the health of LGBT young adults. Journal of Child and Adolescent Psychiatric Nursing, 23(4), 205-213. doi:10.1111/j.1744-6171.2010.00246.x
  2. Ryan, C., Huebner, D., Diaz, R. M., & Sanchez, J.(2009). Family rejection as a predictor of negative health outcomes in white and latino lesbian, gay, and bisexual young adults. Pediatrics, 123(1), 346-352. doi:10.1542/peds.2007-3524
  3. Patterson, C. J. (2013). Children of lesbian and gay parents: Psychology, law, and policy. Psychology of Sexual Orientation and Gender Diversity, 1(S), 27-34. doi:10.1037/2329-0382.1.S.27
  4. 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 Supports Same Gender Civil Marriage

 

【講座訊息】以大腦科學為基礎的管教法 ─毒性壓力對孩子大腦的影響

哈囉大家,我在12月會短暫回台灣一段時間,會在12/29(禮拜四)早上提供一個關於大腦和毒性壓力的講座,這個講座的主題是「大腦科學為基礎的管教法 ─毒性壓力對孩子大腦的影響」,我會介紹基礎的大腦科學知識,並且從大腦科學的角度談教養、以及從我心理諮商的經驗提供方法教孩子自我調節與辨認情緒。除此之外,我也會介紹什麼是毒性壓力、毒性壓力對孩子造成的影響,幫助你理解創傷以及如何協助受過創傷的孩子,歡迎家長、老師、心理助人工作者、相關領域學生、和兒童工作者、或是有興趣的人來參加,我非常期待見到大家:)

如果你有興趣,也可以先讀一些我之前寫過的相關文章:


【講座資訊】

日期:12月29日(週四)9:30 ~ 11:30
主辦單位: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
主講人:留佩萱/目前為美國賓州州立大學 (The 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 諮商教育(Counselor Education & Supervision)博士候選人。為美國國家認證諮商師(National Certified Counselor, NCC),正在取得執照(Licensed Professional Counselor, LPC)。在美國工作主要諮商對象為小孩、青少年、大學生、以及家庭。

講座大綱:
• 孩子『講不聽』?大腦科學怎麼看?
• 什麼是毒性壓力?我正在給孩子毒性壓力嗎?
• 毒性壓力下的大腦
• 以大腦科學為基礎的教養策略:安撫下層腦、啟動上層腦
• 遠離毒性壓力,給孩子一個健康成長的身心

對象:對此議題有興趣的父母、老師、一般民眾(現場恕不提供托育)
名額:因場地座位有限,以105位為限
費用:NT$500/人,請於報名後三日內匯入指定帳戶,並請於匯款後來電確認。
ATM轉帳,聯邦銀行(代碼803),虛擬帳號:10021+報名者手機後9碼(就是不包含最前面的0)
地點:客家文化中心4F-學習教室/台北市中正區汀州路三段2號
報名電話:02-23661906#306
報名網址https://goo.gl/R1M1eT

教孩子了解大腦,你可以這樣做!

美國精神科醫師丹尼爾‧席格(Dan Siegel)在他的著作The Whole-Brain Child 裡(中文版於2016年出版,書名為《教孩子跟情緒做朋友》),用兩層樓的房子來比喻大腦結構──下層腦包含「腦幹」與「邊緣系統」,掌管人類生存的基本需求像是呼吸、心跳、血壓,以及負責偵測周遭危險的情緒中樞;上層的腦由各種大腦皮質組成,掌控決策、思考、調節情緒、發展同理心、道德判斷等功能。12190901_521302511359369_4431597225376417511_n

當父母理解孩子的大腦如何發育時,就能夠用更適當的方式對待孩子(更多資訊可以參考我之前寫的文章《腦科學告訴我們:大腦會被體罰「打壞」!》或是丹尼爾‧席格醫生的著作)。這些大腦科學知識也可以對孩子造成影響與改變。在美國,已經開始有許多小學在課堂中融入腦神經科學,由The Hawn Foundation所設計的MindUP計畫,就是一套融入大腦知識的課程,在一個介紹MindUP的影片裡,學校老師說,「我們教孩子了解什麼是杏仁核與大腦前額葉,在我念故事給孩子聽時,孩子會跟我說,這個故事裡的角色是在用『杏仁核』做決定,還是用『大腦前額葉』在做決定。」一位英國的臨床心理師Hazel Harrison博士寫道:「當孩子理解他們的大腦發生了什麼事情時,這可以成為作改變的力量。」

那麼,父母可以怎樣教孩子了解大腦呢?

大腦像是個兩層樓的房子,誰住在樓上?誰住在樓下?

丹尼爾‧席格醫師發明的兩層樓房子的概念,不僅可以幫助父母了解大腦,也可以幫助孩子了解他們自己的大腦構造。臨床心理師Hazel Harrison博士則是使用了這個兩層樓房子的概念,設計了另外一套給小孩的活動:「誰住在大腦房子裡?」

首先,父母可以畫一棟房子,然後向孩子解釋,大腦就像是一個有兩層樓的房子,樓上和樓下的人分別住著不同的人。住在樓上的人負責思考、解決問題、平撫情緒、同理別人,父母可以問問孩子,「你覺得住在樓上的人要取那些名字呢?」你可以陪孩子創作住在大腦房子樓上的角色,然後幫這些人物命名,像是「思考姊姊」、「鎮定爺爺」等等。

接下來和孩子說明下層腦:「和樓上的人個性很不一樣,住在樓下的人要確保我們的安全,並且在有危險的時候要幫助我們面對危險。樓下的人還負責我們的大情緒,像是害怕、生氣、難過等等。」同樣的,父母可以幫孩子一起創作住在大腦房子樓下的人,然後幫這些角色命名,像是「暴走老闆」等等。

14489734_10208687441115819_1783375056_o

大腦就像是個兩層樓的房子,樓上和樓下分別住著不同的人。(繪圖/ Jenny Chen)

你可以和孩子一起發揮創意,創造出各種不同的人物。或者,你也可以用一些孩子熟悉的電影或是卡通人物,像是電影《腦筋急轉彎》裡的角色「憂憂」、「怒怒」、和「驚驚」就會是住在樓下的人,而「樂樂」在電影中常常負責解決問題,她就會住在樓上。如果小孩喜歡動物,你也可以問孩子那些動物要住在樓上?那些動物要住在樓下?你可以讓孩子自己創作、或是用孩子熟悉的人物,協助孩子了解上下層樓的人物和工作。

樓上的人和樓下的人要一起合作

 住在上層腦和下層腦的人都很重要,更重要的是,樓上的人和樓下的人要一起合作。你可以問問孩子,我們什麼時候需要樓上的人?什麼時候需要住在樓下的人呢?譬如說,很多時候我們需要「驚驚」來偵測周遭有沒有危險,這樣當有危險時才能立刻反應。而當我們碰到問題需要解決時,住在樓上的「樂樂」就要發揮思考的能力,幫助你想辦法解決問題。

大腦房子兩層樓間有一個樓梯,這個樓梯的功能就是幫助樓上和樓下的人互相傳遞訊息、互相溝通,才能好好合作。你可以和孩子討論我們什麼時候需要上下樓的人一起合作,可以舉孩子生活中的例子,像是:「當今天在學校玩時,你的玩具被同學搶走了,這時,住在大腦房子樓下的『怒怒』應該會氣得跳來跳去,而住在樓上的『樂樂』知道訊息後,樓上的人們就會開始幫助怒怒安撫情緒,他們也會開始想辦法,在這個情況下可以怎麼做,像是你可以做幾次深呼吸,然後去請老師幫忙。」

住在樓上的人和住在樓下的人要一起合作一起工作,我們才能應付危險、才能思考做好的決定、才能在生氣難過的時候幫助自己調節情緒、才能好好的學習、或是在學校跟同學一起玩樂。

當大腦房子掀起來時,房子被樓下的人佔領了!

有些時候,我們實在是太生氣了,氣到大腦房子被掀起來了!當大腦房子被掀起來時,住在樓上的人無法和樓下的人溝通,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這時候,房子裡只剩下樓下的人,樓上的人們大喊:「房子被樓下的人們佔領了!」

14536475_10208687441755835_652938003_o

當大腦房子被掀起來時,樓上的人無法幫忙,大腦被樓下的人佔領了!(繪圖/ Jenny Chen)

你可以和孩子解釋,有些時候碰到緊急危險的時候,我們的確只需要樓下的人們,讓我們趕快心跳加速、血壓上升、釋放壓力賀爾蒙,幫助讓我們逃離危險。但其他時候,當大腦房子掀起來時,我們只剩下層腦的人們做決定,這時候,我們可能會做出一些衝動的行為,像是打人、推人、吼罵人、或是在地上大哭大鬧。因為這時候大腦被下層樓的人佔領了,上層腦的人無法發揮功能,我們沒有辦法好好的思考或是平撫自己的情緒。

你可以讓孩子了解,不管是大人或是小孩,每個人都會有「大腦房子掀起來」的時候。你可以跟孩子一起回想以前發生的事情,想想哪些時候大腦房子樓上和樓下的人有好好合作?哪些時候你的大腦房子被掀起來了?父母可以舉自己的例子,讓孩子了解,大人有時候也是會有情緒的,有情緒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把房子蓋回來,讓樓上的人回來幫忙!

當我們的大腦房子被掀起來時,我們需要住在樓上的人的幫忙。所以,我們要做的事情,是趕快把房子蓋回來,讓住在樓上的人可以趕快幫助我們──幫助我們平撫情緒、然後可以思考做決定。「蓋房子」的方法有很多,像是你可以做五次深呼吸、在心裡想像讓你覺得開心的事情、或是找一位你值得信賴的大人說出你的情緒。

父母可以跟孩子解釋,因為小孩的大腦還沒有完全發育成熟,所以比起大人,小孩的大腦房子更容易被掀起來,這就是為什麼小孩的腦比較容易被樓下的人佔領、較容易做出一些衝動的行為。Hazel Harrison博士會問孩子:「你有看過你的爸爸或媽媽在超市裡為了要買巧克力而在地板上哭鬧尖叫嗎?」你可以跟孩子討論,大人和小孩一樣會有許多情緒,但是因為大人的大腦發育成熟了,並且常常練習使用上層腦,所以住在大腦房子樓上的人會先跳出來處理情緒和解決問題。

了解大腦,幫助孩子練習調節情緒

這個「誰住在大腦房子裡?」的活動目的是幫助孩子理解他們自己的大腦,而這也是個幫助孩子學習情緒調節的好機會。譬如,當孩子被大情緒控制時,你可以提醒孩子:「看起來你的大腦現在被『暴走老闆』給佔領了,你覺得『鎮定爺爺』可以怎麼幫助你?你要不要試試看做點深呼吸?」「你覺得你可以怎麼做,讓大腦房子樓上的人可以趕快回來呢?」「大腦房子掀開的時候,你可以怎麼做?」

這樣的方式,讓父母和孩子可以專注於討論「行為」,讓孩子學習如何處理情緒,而不是被父母羞辱或貶低。譬如,與其責罵孩子:「你今天怎麼打人?」父母可以跟孩子說:「看起來你今天大腦房子被掀起來了,下次可以怎麼做?」

你和孩子可能無法一次就畫完大腦房子,小孩也可能無法一次就記住全部大腦的不同功能,父母可能要花好幾次的時間幫助孩子理解,並且常常幫孩子複習。除了用畫畫的之外,還有其他不同的方法可以做這個活動,像是使用玩偶屋,或是用紙箱或是鞋盒和孩子一起蓋一棟大腦房子,然後用不同的玩偶或是用黏土創作不同的人物。

如果你有機會和孩子一起做這個活動,也歡迎你分享你們所創作的大腦房子和人物喔!

*這篇文章的插畫由Jenny Chen繪圖


Hazel Harrison在她的文章中畫的「大腦房子」(左圖)以及「當房子掀開時」(右圖) (Pictures from: http://yourbrainhealth.com.au/teach-kids-brain/)

Harrison博士在文章同提到一位八歲的小女孩Sophie畫的「大腦掀起來」(Flipping Your Lid):

capture

“Flipping Your Lid" by Sophie (From: http://yourbrainhealth.com.au/teach-kids-brain/)


參考資料:

  1. How to Teach Your Kids about the Brain
  2. Dan Siegel的著作 “The Whole-Brain Child"

你的童年創傷,我聽你說

因為之前開始寫一些關於童年創傷的文章,有一些人開始寫信給我,告訴我他們童年時期發生的事情。

肢體虐待、性侵害、情緒精神虐待、被父母嘲笑貶低羞辱、生活在父母長期爭吵或是家暴家庭中、或是因為父母親有心理精神疾病造成情緒不穩定、或是生活在父母親有酒癮或是毒癮的家庭中…這些童年時期遇到的創傷經驗通常都會被當成一個「秘密」──許多大人帶給孩子的傷害都是關起門來做的,外面沒有人看到、也沒人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對於孩子來說,他感受到「發生這樣的事情讓我不舒服」,但是卻沒有人告訴他「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於是,孩子可能會認為,發生這樣的事情「一定和我有關」、「是我的錯,大人才會這樣對我」、「是我不好、我很糟」,這些負面信念讓孩子覺得羞恥、丟臉、覺得自己不值得被愛。

童年時期的負面經驗改變你的大腦、你的身體面對壓力的反應、也形塑你解讀與看待世界的眼光、對人的信任。就算成年後,這些童年傷害也沒有離開你,許多人一輩子一直攜帶著這些「秘密」,承擔著秘密的重量與傷痛。許多人也為了這些秘密付出極大的代價,可能是身體健康亮紅燈、在親密關係中無法信任人、無法穩定待在一段健康的感情關係之中、無法維持穩定的工作,受困於焦慮症、憂鬱症、躁鬱症等情緒問題,或是藉由大量食物、酒精、或是毒品來麻痺自己的情緒。

這些秘密很難說出口,你也可能找不到人願意聽你說,於是,我就想,在這個部落格上開設一個空間,如果你願意把你的故事說出來、寫出來,我非常願意聽你說。

因此,在以下的文字框裡,我邀請你把自己的童年負面經驗寫下來 (雖然主題是「童年創傷」,但如果你也想要寫任何成年時期所遭遇到的傷害,我也非常歡迎你寫下來)。如果你想要用匿名的方式,你可以略過名字和電子信箱欄位,而如果你想要收到我的回信,也請你填下你的電子信箱。

這個活動並不是做心理諮商,但已經有許多研究指出,寫作創傷經驗可以幫助療癒。所以,我很希望這個寫作空間,可以幫助你回顧和檢視你的童年經驗──你可以寫下發生了什麼事情、你的情緒、你的想法和感覺,並且想想看,這些童年創傷如何影響你現在的生活 (像是家庭、親密關係、職場上)?在寫作過程中不需要在意自己的文筆或是句子流暢性,請盡情的寫、盡量的發掘和探索自己的情緒、經驗、和感受,讓這份寫作練習幫助你把心理壓抑的情緒宣洩出來。

而你寫完後,我會好好的讀你的故事。

這個活動表單的最後,我會問你,你願不願意讓我把你的故事放在我之後的文章中(像是之後的部落格文章、或是要出版的書裡)。「放你的故事」是指,我會刪掉或是修改你寫的故事中所有可能夠辨識出「你是誰」的任何資訊,以及稍微修改你的故事內容。會這樣問是因為,我覺得每一個人的經歷、每一個人的故事都很重要。童年創傷比我們想像中還要普遍,但是因為每個人都把這些事情當成祕密、不敢說出來,所以在成長過程中,你可能會覺得很孤單,覺得「是不是只有我一個人遭遇這樣的事情?」。而如果你願意分享你的故事,你的故事或許可以帶給其他人療癒與啟發,讓有相同經驗的人了解,「你並不孤單」。如果你想要了解更多關於童年創傷如何影響人,你可以參考文章「面對童年傷害,你可以做的自我療癒」以及「ACE研究: 受了傷的童年告訴我們什麼?

接下來,我把以下這個空間交給你,邀請你寫下自己的故事。


【你的童年創傷,我聽你說】

 

 

幫助孩子克服逆境──當孩子身邊值得信賴的大人

從1995到1997年間,由美國Felitti醫師所做的「負面童年經驗」研究 (Adverse Childhood Experience Study,簡稱ACE) 顯示了童年時期遭受越多創傷的人,在成年後會有越高的機率罹患各種身體或是心理疾病問題。Felitti醫師所使用的ACE問卷裡包含了十種童年逆境,像是肢體虐待、情緒虐待、性侵害、目睹家暴、疏忽、父母離婚、家庭酒癮問題、或是父母親有沒有心理精神疾病等等。而越來越多的數據也指出,這些童年逆境比我們想像中的還要普遍,一份美國2016的研究預測,每三個孩子中就會有兩個孩子,在滿十八歲之前會遭受創傷事件。

雖然ACE問卷中只包含十種童年逆境,但事實上,現在大家也知道還有其他種類的童年經驗也對孩子有重大影響,像是孩子在學校裡被同學霸凌、甚至是被老師霸凌、生活在充滿暴力的社區中、或是經歷重大的疾病、父母自殺…等等。更不用說,一些天災或意外,像是因為地震或是失火而讓孩子失去家園,或是恐怖攻擊或是犯罪事件──就算孩子沒有親身經歷這些,也有可能因為新聞畫面不斷播放血腥的暴力畫面,而讓孩子受創。

看到這些童年逆境的數據,如果你是父母,你可能會擔心:如果你的孩子碰到這些逆境怎麼辦?要怎麼樣才能夠保護孩子免於各種創傷事件?

但很可惜的,父母們不是超人,我們沒有辦法保證孩子在成長過程不會受到任何一種創傷。但有一件父母能做的重要的事情,就是幫助孩子提高「復原力」(Resilience)。

復原力可以戰勝創傷

雖然研究顯示,童年創傷會對成年時期的身心健康造成重大影響,但這並不表示,ACE分數越高的人一定會有身心健康問題。因為,除了創傷事件本身之外,還有許多因素都會決定創傷如何影響孩子,像是創傷事件發生時孩子的年齡、創傷事件發生的頻率與嚴重程度、孩子本身特質、或者加害者是孩子的親人還是陌生人…等等,而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影響因素,就是孩子的「復原力」程度。

「復原力」指的是人在面對各種逆境時,所展現出來從困境中恢復的能力。孩子的復原力並不是一生下來就被決定了,而是在成長過程中被各種因素所影響。也就是說,雖然父母無法保護孩子免於所有創傷,但是,你可以幫助孩子提高復原力。當孩子有很強的復原力時,遇到困境就能夠很快地自我調適,從逆境中走出。

當孩子有一位值得依靠的大人時,就可以抵抗傷害

一種幫助孩子提高復原力的方式,就是讓孩子身邊有一個值得依靠和信賴的大人。研究顯示,只要孩子身邊有一位大人,可以讓孩子感受到關心、支持、和了解──這位大人可以是孩子的父母親或是其他任何一位大人──只要有一位孩子覺得值得依賴的大人,就可以幫助孩子對抗創傷所造成的傷害。根據哈佛大學兒童發展中心 的資料,當孩子在一個充滿支持與關愛的關係中,這樣的支持力量可以緩衝孩子在創傷事件或是毒性壓力環境中所造成的傷害,而這樣的「成年人─兒童」關係可以是跟父母親、親戚、祖父母、鄰居、或者是父母的朋友等等。另外一份來自哈佛大學兒童發展中心的報導也寫著,「經歷逆境後還是能夠適應得很好的孩子,除了本身特質有關外,通常這些孩子都和生命中一位大人有著良好的關係。」

你可以選擇當孩子生命中一位重要的大人

當數據顯示童年逆境非常普遍時,這告訴我們,我們身邊可能就有孩子,正在(或是曾經)遭受過創傷或是童年逆境。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做改變──我們可以選擇成為孩子生命中一位重要的大人,讓孩子感受到關心與支持。

成為這樣重要的大人一點都不難,對於一位特定的孩子──不管這位孩子幾歲,不管這位孩子是你的小孩、朋友的小孩、還是你的姪子或是姪女,或是藉由某些機構你認識的孩子──你可以花時間陪伴孩子、聽孩子講話、了解他心裡在煩惱哪些事情、一起做孩子喜歡做的事情、一起開心的玩,讓孩子感受到你關心他、在乎他、相信他、能夠看見他的好。

我們或許無法改變孩子遭受到的童年逆境,但我們可以幫助孩子建立復原力。而當你能夠成為一位孩子的生命中值得依靠的大人,那麼,這位孩子就能夠有力量去面對他所遭遇的困境。

 


更多和童年創傷相關的文章,可以參考:

  1. 面對童年傷害,你可以做的自我療癒
  2. ACE研究: 受了傷的童年告訴我們什麼?
  3. 是壞孩子,還是受了傷的孩子?──從美國「創傷知情學校」談起

參考資料:

  1. Center on the Developing Child (Harvard University)
  2. Toxic Stress
  3. Resilience 
  4. Donna Jackson Nakazawa的著作 “Childhood Disrupted"

 

 

面對童年傷害,你可以做的自我療癒

如果請你用五個詞來描述你的童年,你會寫下哪五個詞?你會用「快樂」、「被愛」形容你的童年,還是,你心裡想到的是「害怕」、「恐懼」、「沒有人愛我」、「一直被罵」、「爸爸喝醉打我」?

1998年在美國由Felitti醫師所發表的童年逆境研究 (Adverse Childhood Experience Study,以下簡稱ACE研究),揭開了童年經驗和成年時期身心健康的關聯性。當時,Felitti醫生研究了一萬七千多位中產階級、擁有大學學歷以及良好工作的成年受試者,請他們回顧童年經驗,以及檢視他們現在的身心健康狀態。結果發現,童年時期經歷越多逆境的人,在成年後有越高機率得到各種身心疾病,像是心血管疾病、焦慮症、憂鬱症、自殺傾向、癌症、酒癮問題、藥癮問題、肥胖症、高血壓、性傳染病、以及有越高的機率成為家暴加害者、以及在工作上的表現出問題。

這裡指的「童年逆境」是指一直讓孩子感受到恐懼、害怕的「毒性壓力」(關於什麼是毒性壓力,可以參考我之前寫的文章「是壞孩子,還是受了傷的孩子?──從美國「創傷知情學校」談起」),像是肢體暴力、性侵害、目睹家暴、生活在父母長期爭吵的環境下、父母離異、被父母吼罵、嘲諷、貶低、羞辱 (像是父母一直罵小孩「你怎麼這麼笨」、「你怎麼這麼胖」)、或是父母情緒不穩定無法滿足孩子情緒上的需求…等等。

長期生活在這些毒性壓力環境改變你的大腦結構,影響你如何看待解讀事情,以及你的身體如何面對壓力…。也就是說,就算你已經長大成年,你的童年並沒有離開你,而是用其他方式繼續影響著你。美國科學記者Donna Jackson Nakazawa在她的一本談論童年逆境的新書中就寫到:「你的傳記成為你的生物徵狀」(Your Biography Becomes Your Biology),就是在描述童年逆境改變你的大腦和身體,而長大後,你繼續帶著這樣受創的大腦,讓你困擾許多身體和心裡情緒上的問題。

但好消息是,你可以不用讓這些童年傷害跟著你一輩子,你可以做改變。這篇文章以下提供的五種方法,就是你可以自己做的治療方法。

五種自我療癒方法

1. 做ACE測驗 

面對童年傷痛的第一步,就是要請先你先做ACE測驗。以下十題是ACE問卷,每一題問題,如果回答「是」就得一分,如果回答「否」就得零分,你也可以參考英文版的ACE問卷:

請你回想一下,在你十八歲生日之前,你是否覺得/感受到:

  1. 你的父或母或其他住在家裡的大人,是否時常(或常常)對你咒罵、羞辱、侮辱、說輕蔑的話、或做任何行為讓你覺得你可能會有任何肢體上的傷害?
  2. 你的父或母或其他住在家裡的大人,是否時常(或常常)推你、抓你、摑掌、朝你丟東西、或甚至是打你,讓你身上有傷痕、瘀血、或嚴重受傷?
  3. 你的父或母或其他住在家裡的大人,是否時常(或常常)以你不喜歡的方式碰觸你的身體,或是要你碰觸他/她的身體,或是要求你做任何和性相關的行為,像是口交、肛交、或是性交?
  4. 你是否感覺家庭裡沒有一個人愛你、認為你是重要或特別的?或者你是否會覺得家裡的人並不彼此照料、彼此間並不親密、或不互相支持?
  5. 你是否沒有足夠的食物吃、常常穿髒衣服、覺得沒有人會保護你?或是你的父母是否因為喝太醉了、或是藥物成癮,導致疏忽對你的照顧,像是在你生病時沒有帶你去看醫生?
  6. 你是否失去一位親生父親或親生母親,原因可能是因為雙親離婚、棄養、或其他原因?
  7. 你的媽媽 (或是繼母)是否時常被推、抓、打、踢踹、被丟東西、或甚至是被人拿刀子威脅?
  8. 你是否曾經和有酒癮問題或是藥物毒品問題的人一起住過?
  9. 和你住在一起的人,是否有憂鬱症或其他心理/精神健康疾病、或是否有人曾經嘗試自殺?
  10. 你的家人(或是和你一起住的人),是否有人曾經入獄?

以上十題 (回答「是」得一分,回答「否」得零分),你得到的總分稱為ACE分數 (關於ACE研究,可以參考我之前寫的文章「ACE研究: 受了傷的童年告訴我們什麼?」)。Felitti醫生認為,做這份問卷可以讓你「看見」你的童年的確對你造成傷害,並且讓你了解,你現在所困擾的一些身體病痛和情緒問題,可能和童年時期經歷的逆境與毒性壓力環境有關。在你小時候受到這些傷害時,如果沒有人跟你說「大人這樣對你是不對的」,兒時的你可能會認為,「一定是我的錯,大人才會這樣對我。」於是,你可能會感覺到羞愧、覺得自己有問題、很糟糕,並且內化了大人給你的負面評價,相信自己就是笨、就是醜、沒有人會愛我。

ACE研究也顯示了童年在毒性壓力環境底下長大的孩子並不是少數 (ACE研究裡的一萬七千多個受試者中,有三分之二的人至少經歷一種童年逆境,有八分之一的受試者至少有四種童年逆境),Felitti醫生認為,做這份問卷也可以幫助大家開始「說」童年創傷。小孩通常會把這些創傷事件當成「祕密」,尤其加害者又是親人時,更不敢說出來。當大家願意說、讓討論童年創傷變成很普遍的一件事情時,那麼「秘密」就不再是秘密。說出來,你就可以開始療癒的旅程。

2. 寫作

如果你不喜歡用說的,把你童年受到的傷害寫下來也是一種自我療癒的方式。美國德州大學奧斯丁分校的教授James Pennebaker創立了一個「寫作療癒法」(他稱為"Writing to Heal")。這個寫作療癒法很簡單,請你試試看在接下來的四天,每天花20分鐘的時間盡可能的寫下 (或是用鍵盤打下來) 童年時期你受到的傷害,寫下發生了什麼事情、你的情緒、你的想法、你覺得這些童年經驗如何影響你現在的生活?如何影響你和你父母親之間的關係?如何影響你現在的親密關係?又如何影響你在工作上的表現?

在寫作的過程中不需要在意自己的文筆或是句子流暢性,請盡情的寫、盡量的發掘和探索自己的情緒、經驗、和感受,讓這份寫作練習幫助你把心理壓抑的情緒宣洩出來。有一些研究顯示寫作對身心健康有幫助,Pennebaker教授就曾經做過一個實驗,他把五十位學生分成兩組,一組學生被分配寫作自己的創傷經驗,另一組學生只寫作記錄每天發生的瑣碎事情,六個禮拜後,他發現寫作創傷經驗的學生們心情較開心、免疫力大幅提升,也比較少病痛、較少去看醫生。

「寫作療癒法」幫助你寫下你從童年時期開始藏在心中的秘密,你不一定要保留你寫的東西,你可以在寫完後就把紙撕掉,或是把電腦裡的檔案刪掉。如果你不喜歡寫字,畫出來也是另一種表達情緒的方式。你可以拿起紙筆,畫下你心中想到的任何想法和情緒,畫完之後把這張圖收起來,幾天之後再拿出來看。當你把圖畫拿出來看時,假裝自己是一位治療師,你會怎麼分析解釋這張畫?這個練習沒有標準答案,但請你給自己一些時間,藉由繪畫,思考一下你在童年時期經歷的事情,這些創傷又如何影響你?

3. 練習Mindfulness

Mindfulness (在台灣被翻譯作「正念」或是「內觀」,以下使用「正念」) 近年來被大量的融入心理治療中。正念是一個察覺當下的狀態──你現在這個當下有哪些情緒?感受?身體有哪些感覺?當你願意抱持著開放以及好奇的態度去了解自己內心與周遭的狀態,並且不去批判所有的察覺,這就是正念。 (譬如,你意識到你現在有忌妒的情緒,而你接受「你有這個情緒」,而不是覺得「有這個情緒很糟糕」。)

腦科學研究顯示,童年時期經歷創傷的人,比較無法覺察自己的情緒,而正念就是練習覺察情緒的一種方法。一種練習正念的方法就是靜坐 (meditation),請你找一個安靜、舒服、不會被打擾的地方坐下來,用手機設定五分鐘的鬧鈴 (越練習可以越把靜坐時間加長)。然後你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把眼睛閉上,專注於自己的呼吸,在靜坐的過程中你很有可能會開始想生活上的瑣碎事情,像是工作上哪些事情還沒做完、要買哪些菜、晚餐要吃什麼…,冒出這些想法都是很正常的,當你察覺到你的思緒跑掉時,就再回到專注呼吸就好了。你也可以用一些手機APP像是Calm或是Stop, Breathe, & Think來幫助你練習正念。(如果想要多了解正念,可以參考我之前寫的文章「對自己好一點:從練習Mindfulness開始」)

一位長期將正念融入治療的心理諮商師Trish Magyari表示,使用正念減壓方法 (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 MBSR)治療童年被性侵的個案時,這些個案顯示有較低的焦慮與憂鬱徵狀,並且也降低創傷壓力症候群徵狀。

生活當中很多時候你都可以練習正念,譬如說你在走路的時候,可以試著感受腳底板與地面間接觸的感覺,仔細聆聽在環境中你聽到那些聲音?聞到哪些味道?看見那些色彩?在呼吸時空氣進入鼻腔時是什麼感覺?吐氣時又是什麼感覺?當你能夠覺察到你有那些情緒和身體感受時,你就能開始調節你的情緒,而不是被情緒牽著走。察覺到各種情緒和想法後,你可以幫這些情緒標籤,譬如,「這是焦慮」、「這是忌妒」,貼完標籤後,請你放走這些情緒。請你告訴自己,「你」並不是「你的情緒」,「你的情緒」也不能定義「你是誰」。

4. 瑜珈與身體放鬆

生活在創傷與毒性壓力環境底下,因為你的大腦杏仁核一直不斷偵測到周遭有危險,所以常常讓你的身體進入「攻擊或逃跑」模式。你的身體壓力賀爾蒙上升──心跳加快、呼吸急促、血壓升高、肌肉緊繃,這些是為了讓你的身體準備好對付危急事件。長期的受虐環境讓你的身體不斷累積這些壓力,而做瑜珈可以幫助你釋放身體的這些緊繃。研究顯示,瑜珈可以降低流至杏仁核的血流量,這表示可以讓杏仁核的活化降低,讓你的身體不用一直處於「攻擊或逃跑」模式。另外,做瑜珈也可以促進血液流到大腦前額葉 (負責思考、做決策、以及調節情緒),讓你在面對壓力源時能夠調節情緒、可以用更理性的狀態反應。

除了瑜珈之外,另一個你可以嘗試的是做一些讓身體放鬆的活動。就像前面提到的,因為長期處在創傷環境之下讓你的身體一直處於壓力模式,而如果你能夠做一些放鬆活動,就能夠啟動你的副交感神經系統 (Parasympathetic Nervous System),讓你的身體進入放鬆狀態。一個簡單的放鬆方式就是腹式呼吸,請你把你的手放在你的肚子上,在吸氣時感受肚子往外膨脹,呼氣時肚子再慢慢縮進去,慢慢地,做至少三次到五次的腹式呼吸。另外一個放鬆方法是漸進式肌肉放鬆法 (Progressive Muscle Relaxation),你可以從頭到腳慢慢放鬆每一個部位,做的方法是,先刻意將那個部位的肌肉緊繃,然後再放鬆 (譬如,手先用力握緊拳頭,然後再突然鬆開),我之前寫的文章「想像和青蛙一樣坐著──六種給小孩的放鬆方法」裡面就有念給小孩聽的漸進式肌肉放鬆法,你也可以照著文章中稿子的方法做。

5. 與人連結 

在童年逆境中帶給你傷害的幾乎都是「人」──你的父或母 (或其他你身邊的大人) 嘲笑你、傷害你、貶低你、疏忽你的情緒和需求、讓你覺得你是個無可救藥的壞孩子、對你施加肢體與情緒暴力、讓你覺得身邊充滿危險、讓你覺得一切都是你的錯…。這些受虐的人際關係帶給我們傷害,但另一方面,人與人之間的連結也可以帶給我們治癒與成長。研究顯示,有良好的社交支持系統,能夠幫助有乳癌的女性復原,這是因為人與人之間的支持關係能夠促進大腦分系催產素 (Oxytocin),讓我們心情變好,也降低身體壓力反應。所以,花點時間和愛你、支持你的人相處,當人與人之間有了連結,就可以讓你充滿力量面對過往傷害。

必要時,請尋求專業協助

上述提到的五種方式是你可以自己做的療癒方法,但有時候,當童年的傷害太劇烈時,也請你尋找專業心理助人者的幫助,像是諮商師、心理師、或是精神科醫師等等。治療創傷的方法有很多,除了一般的談話治療 (Talk therapy)之外,現在也融入了生物回饋(Biofeedback)、神經回饋 (Neurofeedback)、動眼療法 (Eye Movement Desensitization and Reprocessing,簡稱EMDR)、以及其他被許多研究證明治療創傷有效的治療方法,你可以尋找一位適合你的心理治療師,輔助你面對童年創傷。

請告訴自己,你並不孤單

不論你童年時經歷哪一種創傷,請你記住,你並不孤單。ACE研究顯示了大多數的人童年時期都有經歷過創傷經驗 (ACE只詢問十種創傷經驗而已)。美國疾病管理與預防局的數據顯示,在美國,每五個人中就有一個人童年時期被性侵害,每四個人中就有一個人童年時期受到父母暴力對待,每三對伴侶中就有一對會有肢體暴力,有四分之一的人成長過程中家族裡有酒癮問題,有八分之一的人在成長過程中,目睹了媽媽被家暴。雖然我找不到台灣個官方數據,但我猜想數據不會相差太遠。這些數據告訴我們,孩子受到來自家裡的傷害,比我們想像中的還要普遍。

因為童年創傷讓你感受到的所有情緒──不論是羞愧、生氣、焦慮、憂鬱、失落與哀傷,有這些情緒都是正常的。而且,你不是獨自一個人承受這些情緒,有非常多人和你一樣,因為創傷經驗,現在也困擾於這些情緒之中。

兒時創傷會對人造成很大的影響沒錯,但這些影響不用跟著你一輩子,因為你可以做改變。就算童年時期的毒性壓力改變了你的大腦,現在科學家也發現了大腦可塑性 (Neuroplasticity),也就是說,你有辦法改變你的大腦,而且一切都不嫌晚。你可以試試這篇文章提到的自我療癒方法,或是在必要時,尋求專業心理助人工作者的協助。

這條復原之路可能不會太容易,但是我相信你,也祝福你。


關於童年逆境研究的延伸閱讀:

  1. 是壞孩子,還是受了傷的孩子?──從美國「創傷知情學校」談起
  2. ACE研究: 受了傷的童年告訴我們什麼?
  3. 科學觀點:負面的童年經驗如何影響我們

參考資料:

  1. 8 Ways People Recover From Post Childhood Adversity Syndrome
  2. Writing to heal 
  3. Open Up! Writing About Trauma Reduces Stress, Aids Immunity
  4. Donna Jackson Nakazawa 的著作 “Childhood Disrupted: How Your Biography Becomes Your Biology And How You Can Heal
  5. Finding Your ACE Score
  6. Cerebral blood flow effects of yoga training: preliminary evaluation of 4 cases.
  7. Relationship between stress and relapse in multiple sclerosis: Part II. Direct and indirect relationships
  8. 美國疾病管理與預防局網站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給心理助人工作者的資源──創傷治療

創傷是我主要的諮商與研究興趣。這篇文章整理了一些關於學習治療創傷的資源,像是書籍、課程、以及一些相關網站等等,主要是給專業心理助人工作者讀的資料。我這篇文章分享的資源主要是美國區域的課程和網站,如果你知道其他資源、或是台灣地區的資源、課程、和網站,也歡迎你分享給我,我可以慢慢的把些中英文資源整理起來!

創傷治療書籍

以下幾位學者的著作都是學習治療創傷推薦必讀的書籍!像是創傷治療始祖 Judith Herman的書 Trauma and Recovery, 在美國波士頓有一間Trauma Center的精神科醫師Bessel van der Kolk,他最新的著作 The Body Keeps The Score 也非常推薦。除此之外,美國休士頓ChildTrauma Academy中心的精神科醫師Bruce Perry的著作、還有最開始推廣Trauma-Informed Care的Sandra Bloom博士的著作都非常推薦。

關於創傷治療的教科書實在太多了就不列出來了,介紹其中一本由心理諮商師Dr. Eric Gentry所著的Trauma Practice: Tools for Stabilization and Recovery 是我最近想買的書。最近在做由Dr. Gentry講授的一個關於創傷治療的線上課程,我覺得Dr. Gentry講的內容非常的實用,所以我猜想他的這本書應該也會很值得讀。另外,在美國加州的精神科醫師Dr. Dan Siegel是Interpersonal Neurobiology的創始人,我是Dr. Siegel的超級大粉絲,他的每一本著作我都買了!他也有涉略許多關於創傷治療的研究,總之我的建議是,看到Dan Siegel的書買就對了。

創傷治療訓練課程

目前被列在「A等級」的創傷治療 (就是最多研究顯示最有療效的治療法)包括 Cognitive Processing Therapy、CBT、EMDR、Prolonged Exposure…等等,還有最近越來越多研究投入的Neurofeedback也是我覺得在執業的諮商師需要學習的東西。 一下是一些創傷治療的線上課程:

  • Trauma-Focused 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 (TF-CBT) 【免費課程!】
    已經有許多文獻和研究顯示TF-CBT對治療兒童創傷非常有效。這個網路課程 (再強調一次是免費的唷) 提供十多個小時TF-CBT的訓練,教你如何提供家長和小孩psychoeducation、如何教孩子做relaxation techniques、cognitive reconstruction、以及如何和孩子做trauma narrative…等等。我唯一不喜歡的是其中的Behavioral Management Model在談使用time-out (TF-CBT的治療手冊是2006出版,我覺得他們應該要再更新一些新的知識,像是Time-out可以拿掉了)。做完這個課程可以拿到一個網路版的認證,但如果你想要成為正式的TF-CBT Therapist,你就必須做其他事情(想是找人督導你工作之類的)。幾本關於TF-CBT的書籍像是Trauma-Focused CBT for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Treatment Applications以及 Treating Trauma and Traumatic Grief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也可以讀。
  • Traumatic Grief  【免費課程】
    做完第一個TF-CBT的線上課程後,你就可以做這個Using TF-CBT with Childhood Traumatic Grief課程。這個課程我還沒做,我也是寫這篇時才突然想要還有這個課程。
  • Certified Clinical Trauma Professional (CCTP) 【$200美金】
    這是我最近剛做完的一個線上課程,也算是創傷課程裡我找到算是非常便宜的課程了。這個課程由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Trauma Professionals 所提供,我覺得上課內容非常實用,內容包括PTSD 的歷史、介紹研究有效的治療方法、一些大腦神經科學知識 (創傷如何影響腦)、教你如何教個案做self-regulation、trauma narrative等等。看完線上課程影片後要到課程討論版去回答問題 (看其他學員分享的臨床經驗也很有用),最後要做一個線上考試,就可以拿到一個認證。這個協會除了CCTP課程外,還有Certified Sexual Offender Treatment Provider、
    Certified Youth Trauma Professional、Certified Family Trauma Professional等課程,每一個課程也都是兩百塊美金!
  • Certificate Program in Traumatic Stress Studies 【$4500美金】
    對你沒看錯,這個課程要四千五百塊美金!這是由Dr. Bessel van der Kolk的機構所提供的一年的課程,課程內容非常吸引人,但實在是太貴了,所以現在一直放在我的上課清單上,希望將來有一天可以上到van der Kolk的課啊!課程內容包括: Neurobiology of trauma, Attachment theory, Understanding trauma in developmental context, Complex and acute trauma, Dissociation and memory, Stabilization, Trauma Processing: Cognitive, Expressive, Mind-Body, EMDR, Play therapy with traumatized children, Trauma and resiliency, Vicarious trauma and self-care。
  • The Graduate Certificate Program in Working with Survivors of Violence, Torture, and Trauma (VTT Certificate Program) 
    這是最近一位教授傳給我的課程,是由馬里蘭大學提供的一年的認證課,主要是訓練你如何和暴力倖存者工作,將來有機會我也會想要上這個課程。
  • EMDR和Neurofeedback 
    如果想要治療創傷個案,EMDR和Neurofeedback也是兩種心理諮商師必須要會的治療。在我念書區域的心理諮商診所也都有在提供Neurofeedback。但我會建議等你先拿到licensure後再來做這些正式的認證課程。
  • PESI 線上課程
    PESI是一個專門提供心理諮商相關課程的組織,大部分的課程要收費,但也蠻常會有免費的課程可以上。建議你可以到PESI的網站填入你的電子郵件訂閱課程,以後有各種課程資訊都會寄給你!

創傷相關網站

以上是我目前想到關於創傷治療的資源。了解創傷的治療在心裡諮商中很重要,很多個案呈現出來的「心理疾病」或是行為問題背後可能都是來自過去創傷。譬如,研究顯示了有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 (BPD,邊緣性人格) 症狀的個案中有85%的人曾遭受兒時創傷;有藥物酒癮問題的個案也有非常高比率遭受過創傷。另外關於兒童虐待 (Child Maltreatment) 的研究也都顯示,這些兒時被不當對待的經驗,以後可能會造成焦慮症、憂鬱症、或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等。令人開心的是,Trauma-Informed Counseling (創傷知情諮商)在這個領域中越來越被人重視了。碩士時期修一門關於心理診斷(Diagnosis)的課程,上課的老師說,"It’s all about trauma",就是指這些「心理疾病」都和創傷有關。我當時還無法體會到這句話的意思,但隨著臨床諮商經驗和讀的東西慢慢增加,我現在越來越覺得,真的,都是和創傷有關!

如果有任何推薦的資源,歡迎留言或寫信給我!

新加坡研究顯示:家長控制慾太強,易造成孩子過度自我挑剔、焦慮、與憂鬱

今年三月,學術期刊Journal of Personality上刊登了一篇新加坡的研究。新加坡大學的六位學者花了總共五年的時間研究追蹤了約三百位小孩與他們的家長。這個研究顯示,當家長對孩子的控制與干預越高時,小孩越容易出現過度自我批判(Self-critical)、焦慮症狀、以及憂鬱傾向。

這份研究在2010年到2014年間追蹤了三百位孩子以及孩子的其中一位家長(研究人員選擇較參與孩子生活的家長),這些小孩來自新加坡十所學校,年齡約七歲。研究的第一階段,研究人員請這些孩子在限定時間內解拼圖,而也參與研究的家長則被告知「你可以自由幫助孩子。」在拚拼圖的過程中,研究人員則是觀察家長如何「協助」孩子──有高度「控制」(controlling)以及「介入」(intrusive) 行為的家長則是在過程中不斷干預孩子拼拼圖,像是下指令告訴孩子該怎麼做、直接插手糾正孩子弄錯的地方,或是甚至直接幫孩子完成拼圖。然後,接下來的幾年,研究人員從家長、孩子、以及學校老師等各種報告和觀察中,來檢視孩子的自我批判程度。

家長控制慾高,造成孩子過度自我批判

這個研究的主要目的是要探討導致孩子發展出「不良型完美主義」(Maladaptive Perfectionism) 的原因。完美主義(Perfectionism)分成兩型:良好型完美主義 (Good perfectionism) 以及不良型完美主義 (Maladaptive Perfectionism)。良好型完美主義的人能夠投入心力去嘗試,但不良型完美主義的人則是過度沉浸於自我批判,以及擔憂別人如何看待自己。

而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孩子發展出不良型的完美主義?是家庭的社經地位?孩子的性格或氣質?還是家長的教養方式?這份研究的主要研究員、新加玻大學的教授Ryan Hong教授說:「我們發現,家長的介入 (parental intrusiveness) 是一個預測孩子自我批判程度的主要因素。」

Hong教授解釋,當家長高度控制與介入小孩的生活時,傳遞給孩子的訊息就是「不管你怎麼做,你永遠都不夠好。」在這樣環境下長大的孩子,可能會害怕任何犯錯 (就算只是非常微小的錯誤),也容易常常責備自己為什麼會犯錯、怪自己不夠完美。這些孩子容易過度自我批判,而自我批判的程度則是會隨著年紀增加而更加劇。除此之外,這些孩子也顯示較高的焦慮以及憂鬱症狀。

家長請適當放手,讓孩子有犯錯和失敗的機會

「家長應該要給予孩子一個良好的環境學習,學習的過程中包括犯錯以及從錯誤中學習。」Hong教授表示。而當家長過度控制以及介入時,孩子就錯失了這樣的學習機會。譬如,當孩子間發生爭執時,家長直接跳出來幫孩子解決衝突、當孩子遇到困難時,家長直接插手幫孩子解決困難、或是家長常常指示孩子該怎麼做、或是給孩子過高的標準與期待、在孩子犯錯時激烈指責小孩…等等。在這樣家長高度控制的環境底下,孩子就失去了嘗試自己解決問題的機會。而如果沒有這些機會讓孩子建立自信與能力,孩子就會變得不敢嘗試、不敢犯錯、並且常常指責自己。於是,他們更容易焦慮、需要倚賴大人替他解決事情、更憂鬱,以及在一些極端情況下還可能導致自殺傾向。

這個研究並不是什麼新發現。澳洲雪梨大學的教授Mark Dadd表示,在澳洲所做的一些研究也有類似的結果。Dadd教授強調,這些研究結果應該要廣泛的傳遞給家長們知道,讓家長有正確的教養觀念──往後退一步,讓孩子有機會自己嘗試與解決問題。

想要培養出一個獨立的孩子,就要給孩子機會嘗試自己解決問題、給孩子機會犯錯以及鼓勵孩子從錯誤中學習。這表示孩子可能會失敗、可能會搞得一蹋糊塗、可能會感到挫折、可能需要嘗試好幾次、可能需要面對失敗所帶來的後果──或許在家長眼中不希望看到孩子受挫折或是傷心難過,但這些都是孩子學習過程中的必經過程。當然,有些時候孩子的確需要家長的介入幫忙,但大部分情況下家長可以做的是陪伴與支持孩子,讓孩子自己解決問題,而不是任何事情都要插手、介入、或是幫孩子完成。

看見孩子的成就,不要只責備犯錯

「我們的研究指出,像是在新加坡這種高度強調學術成績表現的社會中,很多家長會給孩子不實際的高標準。結果讓孩子害怕犯錯、過度沉浸於『要完美』的想法中,而衍生之後很多情緒健康問題。Hong教授說。

台灣也是一個高度重視孩子成績的地方,許多家長因為孩子的成績「不夠理想」而責備孩子、甚至因為考試成績造成親子之間關係惡劣。Hong教授建議,家長可以從問孩子的問句開始改變,譬如當家長問孩子「考試有考滿分嗎?」時,這傳遞給孩子的訊息就是「我對你的期望就是你要考滿分,不能出錯。」Hong教授更是呼籲,家長不要責備批評孩子考試考得不好或是沒達到標準,而是要看見孩子已經達成的成就,並且幫助孩子從錯誤中學習。當孩子犯錯時家長就反應激烈,這只會讓孩子更害怕犯錯。

當個支持孩子的家長,不要當控制型家長

身為中學老師的作家Jessica Lahey在她的新書"The Gift of Failure“中也呼籲家長適當放手讓孩子去嘗試。她在書中提到了一個類似的研究──研究員觀察了孩子在玩時,在身旁媽媽的干預程度──有一類型的媽媽屬於「控制型」(controlling),常常干涉糾正孩子;另一型的媽媽屬於「支持自主型」(Autonomy-supportive),願意讓孩子自己嘗試自己想辦法。觀察媽媽與孩子的相處後,研究員讓孩子獨自一個人解決任務,結果發現,有控制型媽媽的小孩一碰到困難時就放棄,相反的,有支持型媽媽的小孩則是會在困難與挫折中繼續嘗試。

當孩子有機會嘗試、失敗、然後再嘗試,他們就可以理解他們失敗的是一項任務,而不是一個失敗的人;他們可以體驗到犯錯沒什麼了不起,再試試就好。當家長願意放手,就可以發現,孩子能做的事情比我們想像中的多很多。


參考資料:

  1. Study: Controlling parents have maladaptive perfectionist kids
  2. Parents: let your kids fail. You’ll be doing them a favor
  3. Intrusive parents may lead children to be overly self-critical
  4. Hovering, intrusive parents may put kids at risk
  5. Intrusive parents make kids self-critical, anxious and depressed

是壞孩子,還是受了傷的孩子?──從美國「創傷知情學校」談起

在美國加州,有一群老師正在接受關於兒童創傷(Trauma)的相關課程,這些課程教導老師理解孩子表現出的那些「壞行為」──像是情緒失控、推打同儕、搗亂上課秩序、不參與課程活動…等等──這些行為可能都是孩子過去創傷經驗的後果。「當孩子上課不參與、把頭靠在桌上、整個人情緒緊繃時,如果你理解孩子可能發生了一些事情,你就不會覺得孩子的行為是針對你而來。」一位參與訓練的老師說。

這是美國的「創傷知情學校」(Trauma-Informed Schools)──整間學校的人員接受關於創傷的訓練、理解孩子的脫序行為可能是來自過去受創經驗、老師們改變教學方式以及管教方法來防止孩子再度創傷 (Re-traumatize)、整間學校人員一起建立一個讓孩子身心都感受到安全的環境。美國已經有許多學校成為「創傷知情學校」,而美國麻薩諸塞州與華盛頓州更是在推廣全州內所有的公立學校都成為創傷知情學校。

到底,創傷經驗和孩子的「壞行為」有什麼關係?對於經歷創傷的孩子,學校老師又可以如何幫助?

ACE研究,揭開童年創傷與身心健康的關聯

1998年由Felitti醫師所發表的「負面童年經驗」研究 (Adverse Childhood Experience,簡稱ACE研究)揭開了創傷對於人的影響。在1980年左右,Felitti是在加州一間治療肥胖症診所的醫師,他的病人在減肥療程中都表現良好,減掉許多體重,但他發現有許多病人在療程尚未結束前就放棄退出,退出率高達50%。為了想要了解發生什麼事情,Felitti醫生開始對這些退出療程的病人進行一對一的訪談,經過幾個禮拜,Felitti醫生從訪談中找不出有任何什麼異狀,直到某一天,Felitti醫師陰錯陽差問了一個本來沒有打算要問的問題。

「妳第一次有性行為的時候,體重多重?」Felitti醫生不小心問了這個問題。「40磅 (約18公斤)。」被訪談的女性病患回答。Felitti醫生以為自己聽錯了,又再問了一次,這位女性病患還是回答40磅,接著說,「是我四歲的時候,跟我的父親。」因為這個發現,Felitti醫生開始詢問其他退出診療的病患是否在童年時期遭受性侵,結果他發現在他訪談的286位病患中,大部分的人小時候都被性侵過。於是,Felitti醫師了解到,對於這些童年時期遭受性侵的病患,「吃」對他們是一種紓解情緒與壓力的方式;並且對於一些性侵倖存者,身體的肥胖可以讓他們感到安全,因為這樣的體態就不會「吸引人」。對於這些人,「吃」不是問題的根源,兒時性侵的創傷才是。

1990年,Felitti醫師在一個國際肥胖症研討會上報告的他的發現,但現場的聽眾不但不領情,甚至還有人在他報告時站起來跟他說:「你只是在為這些失敗的病人找藉口!」

於是為了正式研究童年創傷與身心健康的關係,Felitti醫師接下來研究了一萬七千多位成年人(主要都是白人、擁有大學學歷以及良好的工作),Felitti醫師在問卷中詢問了十種童年逆境,像是肢體虐待、性虐待、情緒虐待、疏忽、家暴、家庭酒癮問題…等等,這篇研究於1998年發表,就是現在著名的ACE研究。研究結果則是讓Felitti醫生不可置信,結果顯示,經歷過越多童年創傷的人,在成年時期有更高的身心健康問題,像是憂鬱症、自殺傾向、酒癮毒癮、肥胖症、高血壓、性傳染病、癌症、或是心血管疾病等等。(關於ACE研究可以參考文章「ACE研究: 受了傷的童年告訴我們什麼?」)

毒性壓力改變孩子的大腦,影響情緒和行為

因為ACE的發現,學者開始投入創傷研究,而其中一個領域,就是受創經驗如何影響孩子的大腦。這些「創傷經驗」指的不僅僅是嚴重的肢體虐待或是性虐待,其他像是家長對孩子的疏忽、對孩子的身心需求沒有回應,或是家長不斷指責貶低嘲笑孩子、讓孩子覺得沒有價值;以及,孩子生活在目睹暴力的家庭或社區裡,或是生活在家長有酒癮問題或是有心理疾病(像是憂鬱症)的家庭裡…等等。

在這樣的環境下,孩子時常覺得不安全,需要時時保持警戒、觀察周遭是否有威脅、擔心自己的安危。孩子就像是生活在不定時炸彈中──「等一下爸爸回來會不會喝醉酒打我?會不會打媽媽?」「我做的這件事情會不會又被媽媽罵笨蛋?」「今天晚上睡覺時叔叔會不會進來性侵我?」這些壓力不斷讓孩子處於「反擊、逃跑、凍結不動」(Fight, Flight, Freeze)的模式下:大腦杏仁核不斷活化來偵測威脅,大腦不斷釋放壓力賀爾蒙來應對危急狀態,身體不斷處於高度壓力狀態下。這樣的壓力就稱為「毒性壓力」(Toxic Stress)。

適當的壓力對人的發展是好的,但毒性壓力並不會。許多研究都指出創傷環境下的毒性壓力對於孩子大腦造成負面影響,進而導致一些情緒和行為上的問題。譬如說,因為長期處於警戒狀態下,讓大腦杏仁核過度活化,孩子可能會將「不是威脅」的訊號視作危險,而做出劇烈反應。像是別人只是看他一眼,小孩可能就認為別人是要攻擊他,於是先出手還擊。研究也指出,創傷經驗也影響孩子大腦前額葉的發展,大腦前額葉掌管思考及情緒調節等等,而前額葉的失調也讓孩子無法掌握情緒、無法自我控制、或是出現攻擊性等行為。

他們是受創傷的孩子,不是「壞孩子」

生活在毒性壓力環境下的孩子在學校無法好好學習,他們時時處於高度壓力與警覺狀態,察覺周遭環境的威脅。他們可以迅速觀察到老師臉上的一個表情就知道老師要生氣了,因為在家裡,爸爸要揍他前就是這樣的表情或氛圍;他們可能聽到老師一句負面的話語就進入「反擊或逃跑」模式,因為過去的經驗告訴他,他即將要有危險了;她可能遇到其他孩子不小心碰到她時就反應劇烈,大聲咆嘯,因為身體被突然碰觸的那一瞬間讓她聯想到被性侵時的恐懼感。

許多研究都指出了經歷創傷的孩子與在學校表現的關聯性。一份2011年的研究發現,在調查的七百多位孩子中,ACE分數高達4或以上(表示有至少四樣童年逆境)的孩子,比起沒有任何童年逆境孩子,有32倍的機率被認為在學校有學習問題或是行為問題。其他研究也發現,曾經受過創傷的孩子考試成績較低、有較高的機率曠課與留級、有注意力與理解力的困難、有暴力攻擊行為、與同儕間的社交問題、以及有較高的機會受到學校懲處。

如果老師沒有受過訓練,不理解孩子行為背後可能的原因,可能就會認為這些孩子就是「壞孩子」──上課不專心、上課就趴在桌上睡覺、動不動就推人打人說髒話。於是,老師照著傳統的懲罰方式:責罵孩子、把孩子隔離 (time-out)、不准孩子下課、把孩子送到校長室、或是禁止孩子上學(school suspension)、甚至是退學。這些都是一般學校老師的做法,但是,在創傷知情學校裡,老師並不會這麼做。

建立「創傷知情」學校,從理解創傷開始

在創傷知情學校裡,老師並不會懲罰孩子的「壞」行為。因為受過訓練的老師們理解,這些孩子的行為可能是過去創傷經驗所造成的後果,而老師的懲罰手段(像是責備、打罵、隔離孩子),只會讓孩子感受到恐懼、被否絕、無力、與受挫──而這些感覺都是孩子在毒性壓力環境下時有的情緒。於是這些負面感覺觸發那些創傷經驗,讓孩子產生更劇烈的情緒和行為,造成孩子再度創傷(re-traumatization)。

在創傷知情學校裡,老師面對孩子失控行為時,不直接處罰,而是了解孩子、幫助孩子感到安全。一旦孩子感到安全(身體與心理上都覺得安全),覺得周遭沒有危險,孩子就能關閉「攻擊或逃跑」的危機備戰模式,回到冷靜、能夠學習的狀態。

能夠理解創傷、辨認創傷行為、並且改變環境與政策來防止再創傷(Re-traumatize)──這就是「創傷知情照料」(Trauma-Informed Care,簡稱TIC)。在美國已經有許多領域開始融入TIC,像是醫護機構、兒童社福組織、少年監獄、家暴庇護所等等。隨著兒童創傷開始被重視,一份份的研究和數據都指出經歷創傷和生活在毒性壓力下的孩子並不是少數。一份2016年的研究估計(Perfect et al., 2016),每三位學齡孩子中,就有兩位孩子在滿十七歲前可能會經歷某種創傷。此外,美國每年有三百萬個孩童因為兒虐受到兒童保護局的調查與介入;而另一份資料則顯示每四個孩子就有一個孩子可能目睹暴力。

這些數據告訴我們,學校內有許多孩子曾經或正在經歷創傷或是生活在毒性壓力環境下。如果學校繼續用處罰的眼光看待孩子的行為,這樣不但無法幫助孩子學習,還只會造成孩子更多情緒以及行為問題。

「你發生什麼事情了?」──改變眼光,改變方法

很幸運的,越來越多學校開始正視兒童創傷問題並且了解創傷如何影響兒童的大腦、社交、行為、情緒,以及學業表現。於是,美國開始出現創傷知情學校(Trauma-Informed Schools,或是又稱為Trauma-sensitive Schools)。哈佛法律學院的教授Susan Cole創辦了Trauma Learning Policy Initiative計畫,這個計畫主要在提供學校資源與創傷訓練課程,幫助學校改變政策與環境,成為創傷知情學校。「當孩子感到安全,他們就能平靜地學習。」Cole教授說。(更多資訊可參考TLPI的出版品"Helping Traumatized Children Learn“,網路上可以免費下載)

美國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醫學院的教授Joyce Dorado則是在一場給學校老師的訓練中說:「如果今天這場訓練你只記住一件事情,就是以後當孩子出現問題時,請你心裡想著『你發生什麼事了?』(What has happened to you?) 而不是問『你到底哪裡有問題?』(What’s wrong with you?)」

當孩子在學校出現行為問題時,如果學校老師與行政人員能夠想著「你發生什麼事了?」看待孩子行為的眼光就會不一樣。這些孩子出現的「壞行為」是他們生活在毒性壓力環境下的應對以及存活方式,而學校使用任何處罰性的手段對孩子都只會造成負面效果。這些孩子不是壞孩子,而是受過創傷的孩子,唯有讓孩子感受到身心安全,孩子才能在學校中好好學習。


若對ACE研究有興趣,可參考下列兩篇文章
1.  ACE研究: 受了傷的童年告訴我們什麼?
2. 科學觀點:負面的童年經驗如何影響我們


參考資料:

  1. Massachusetts, Washington State lead U.S. trauma-sensitive school movement
  2. Understanding the Effects of Maltreatment on Brain Development
  3. Building Trauma-Informed Schools and Communities 
  4. Helping Traumatized Children Learn
  5. Childhood Disrupted: How Your Biography Becomes Your Biology, and How You Can Heal
  6. Schools promoting “trauma-informed" teaching to reach troubled students 
  7. Adverse Childhood Experences (ACEs)
  8. Toxic Stress 
  9. Got Your ACE Score?

引用文獻:
Perfect, M., Turley, M., Carlson, J. S., Yohannan, J., & Gilles, M. S. (2016). School-related outcomes of traumatic event exposure and traumatic stress symptoms in students: A systematic review of research from 1990 to 2015. School Mental Health. doi:10.1007/s12310-016-91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