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心碎之後:接納哀傷,花時間與悲傷相處

sadness_feature_1502745876Photo © flickr.com/LIN CHIA HUI

身為一位心理治療師,我諮商過許多經歷失落與哀傷的個案。我都記得在諮商室中,這些個案說過的話,以及他們傾倒出的淚水與悲傷。我知道經歷失落後需要哀悼,我也相信我的專業,我能提供一個安全的地方,承接住我每一位個案的哀傷。

而前陣子,我自己也經歷了重大失去。

那一天,毫無預警的大地震,讓我的世界瞬間崩塌,我的心被撕裂成一片片,身體也彷彿被撕開。本來平穩的道路突然裂開成大洞,讓我瞬間掉入黑暗的深淵中。漆黑中,夾雜著震驚、錯愕、困惑、恐懼、被背叛、憤怒、傷心等各種情緒。我的世界破碎了。

在黑洞底端,僅存的力氣讓我的腦袋不斷運轉著:我是諮商師,我應該要知道怎麼做吧?我開始想著諮商過的個案們,想著這樣的狀況我該怎麼辦。但是不管頭腦怎麼想,我的心和身體依舊繼續被撕裂。

就算身為諮商師,我沒有方法讓自己不痛,我知道,如同我諮商的個案一樣,我能做的事情就是去哀悼,去感受悲傷。

失落與哀傷是每個人生命中無法避免的一部分,失落是失去的任何人事物,可能是父母過世、伴侶過世、孩子過世、逝去的感情像是分手或離婚、流產、發生意外或疾病而失去身體健康、或陪伴多年的寵物死亡等等。哀悼是我們面對失去時的反應,每一個人哀悼的過程和反應都不同,哀傷是愛的延伸,因為愛過──不管是對自己的愛、對他人的愛、或對生命的愛──因為有愛,所以才會悲慟,才會痛。

現在閱讀這篇文章的你,可能曾經歷過失落與哀傷,或是正在哀悼中。每個人的哀傷無法比較,因為哀傷是愛的一部份,每一種關係中愛的程度不同,所以面對失去時的悲慟程度當然也不一樣。語言很難精確描繪心碎與悲痛的感受,所以,不論我再怎麼修飾我的文字,我的文字都無法真實描述你的感覺,因為你的哀傷與我的哀傷不一樣,但是,我們的哀悼過程都可以很痛。

當我們去愛,就會經歷失去。愛與失去,是生命的一部分。我們常常談論如何去愛,卻不太談論哀悼與悲傷。整個社會認為哀傷是一種病,要趕快被「治好」,所以,我們告訴哀悼中的人趕快好起來,不要再難過了。

但是,哀傷需要的是一個空間,一個讓痛苦被看見被接納的空間

哀傷不是「問題」,不需要趕快被「修好」

我在諮商哀悼中的個案時,常常聽到個案提到,除了哀傷本身的痛苦外,他們還因為哀悼,受到周遭親友的批評、羞愧、或是糾正。周圍的人告訴他們:「趕快好起來,妳可以克服這一切」、「不要再難過了」、「不要再哭了,多往好處想」、「你會再找到下一個伴侶」、「沒關係,孩子可以再生就好」、「至少你跟他有過美好的回憶」。

對於許多哀悼中的人,因為把痛苦說出來會遭受各種評價與指責,所以他們選擇不講了。不說,就不用去向人解釋為什麼哀傷這麼痛,不用解釋為什麼他們還在痛。假裝一切都很好,比較容易。

這個社會對失落與哀傷抱持著錯誤觀念,我們認為只要是不舒服的事情就是「問題」,而因為哀悼帶來許多痛苦,它就是個問題,需要趕快被解決,被修好。大家認為哀傷是一種病,所以你要趕快好起來,復原成以前正常的樣子。所以,一位妻子在配偶意外死亡一年後,身邊的親友不可置信的問她:「都已經過了一年了欸,妳怎麼還在難過?」一位先生在太太去世幾年後家裡還擺著太太的照片,朋友說:「都已經過這麼久了,你還在想她?」

但是不管過了多久,離開的人事物還是依舊消失,我們不可能恢復成以前的樣子,因為,隨著逝去的人事物,以往的那個自我也消失了。失落與哀傷不能被「治好」,而是繼續以某種方式被攜帶在生命中。

哀悼沒有時間表,也沒有一定的方式

不僅僅是一般大眾,許多心理治療師也認為,哀傷要趕快被治好,畢竟,心理學家Kubler-Ross提出的悲傷五階段最後一步是「接受」,好像哀悼中的人一旦抵達「接受」這一階段,就應該被療癒了,一切應該都沒事了。

但其實Kubler-Ross晚年很後悔自己提出這個五階段理論,她寫出的這些階段──否認、憤怒、討價還價、沮喪、接受──只是想讓哀悼中的人知道,有任何這些情緒都是正常的。但是社會大眾卻誤以為哀悼需要照著這樣的程序,一步一步的走,最後一定要接受,然後就應該復原。

哀悼沒有時間表,也沒有一定的方式。但是,我們卻不知道該怎麼跟哀傷相處,所以我們試圖去拿走別人的悲傷,我們告訴哀悼中的人:「不要再難過」、「你永遠可以再找下一個人」、「往好處想,他解脫痛苦了」、「你很強壯」、「發生事情都有一個原因,為了讓你更堅強」。

我們以為試著拿走別人的悲傷,那個人就不會痛苦了,但事實卻剛好相反。我們嘗試安慰人的話往往帶來更多傷害,因為這些話語傳遞出的訊息就是:「你現在不應該有這些感覺,趕快停止感到痛苦」。

而真正的支持是去看見痛苦,與別人的痛苦相處,我們需要給每一個哀悼中的人一個空間,讓痛苦可以舒展開來,被好好接納。

痛苦需要被看見,被聽見

身體的疼痛有止痛藥可以吃,但是對於哀悼中的痛──那種椎心刺骨、感覺身心被撕裂開的痛──卻沒有任何藥可以醫治。

心痛沒有止痛藥,我們只能去感受,去接納。

當然,哀悼的痛苦程度可能不一樣,離婚和喪偶不一樣,失去工作和失去一條腿不一樣,孩子去世和朋友去世可能也不一樣。而發生的方式──天災、意外、恐怖攻擊、隨機殺人、被摯愛的人傷害、自殺,不管是預期中的還是毫無預警的,都可能將我們的世界重重擊碎。雖然每一種失去都不同,但都無法比較,因為每一種哀痛對你來說都是真實的。

面對哀傷,我們能做的事情就是面對痛苦,去接納痛苦。當我們心破碎了,身體被撕裂了、世界崩塌了,掉入黑洞裡了,我們需要給這些痛苦一個空間,讓痛苦被接納:對,發生這樣殘酷的事情痛苦極了,這樣的感覺糟糕透頂了,對,這樣的感覺真的很痛很痛,而且可能會一直持續這樣。

這樣的心痛需要被看見,每一個人的哀痛都需要被聽見。因為,當我們停止壓抑推開痛苦,當我們給哀痛空間呼吸、給它空間舒展攤開,當痛苦不需要這麼努力地向你捍衛自己應該存在,不用一直向你咆嘯自己應該被看見,一切才能開始改變。雖然不一定是變得更好,但是可以開始改變。

這樣的哀痛無法被「治癒」,只能繼續被攜帶在你的生命中。

我們需要語言,開始敘說哀傷

如果我們願意去愛,就表示我們承擔有一天將會失去愛的人事物。愛與失落是生命的一部分,我們學習如何去愛,也必須學習如何哀悼,以及如何陪伴哀傷中的人。

哀悼不是問題,悲傷也不是病,不需要被修好被解決,也不需要趕快好起來。你不需要「克服」哀傷,因為失落與悲傷結合成為你生命中的一部分,你也無法「完全放下」,只能攜帶著它,繼續在生命中前進。

雖然哀傷無法被治癒,但我們可以開始看見痛苦,給哀痛存在的空間。語言與文字是人與人連結與共鳴的方式,我們必須開始談論哀傷、說出哀悼的痛苦。開始談論,我們才能改變社會面對哀悼的態度。我們不需要急著叫別人好起來,我們可以靜靜陪伴,和他人的哀痛好好相處。

哀悼的過程很痛,而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去感受這樣的心痛。我們能做的是天崩地裂之後,在破碎的世界中,嘗試照顧自己愛自己、試著從身邊的人的支持與倚靠,繼續生活,因為生命的輪軸沒有停下來。勇敢不是趕快好起來,而是當自己的心被撕成碎片後,還願意花時間陪伴自己破碎的心。

在自己心碎之後,我想寫一篇關於失落與哀傷的文章,這篇文章不是要告訴你該怎麼做,而是想敬自己的哀痛,以及敬世界上每一顆碎裂的心。

 

在心碎之後:接納哀傷,花時間與悲傷相處 有 “ 19 則留言 ”

  1. 我是臨床護理師,醫院是個學習憐憫的地方,總是能聆聽到能看見到面對生命界線處境時病人的經歷。【雖然哀傷無法被治癒,但我們可以開始看見痛苦,給哀痛存在的空間。】當病人,開始能敘說哀傷歷程後,我倆總是會在哭笑間變得更剛強!

    Liked by 1 person

    • 經歷丈夫自殺一年後,再經歷能相信和有愛的姐妹用棄絕的方式相待,一年了,誇張地,每天都在想這件事,身不由已,是愛得太深帶來的後果,只能怪自己傻,太一廂情願看待人與人的關係,心仍然覺得痛,究竟何時不再痛?

      • 其實 心碎是我們曾經失去的痛苦記憶 沒有一個人能夠進入你的體內 撕碎你的心 大多數人誤將需要為愛 所以 我的老師有本書叫做 會痛的不是愛 戀愛是我們愛上自己的投射 並不是真愛 只是有個人 你看見他 然後你把內心的一個幻影貼在他的臉上 就瘋狂地愛著他 關係一開始的第一階段是蜜月期 所以愛過來愛過去 當我們進入關係第二期 權力鬥爭 就開始看對方不順眼 老是做些跟我意見相反的事情 有一方完控制 聽我的 另一方就覺得犧牲 日子難過 這都不是真相 你可以LINE我 0918-909-223

      • 你好 最近我要在SKYPE開一班開悟卡與三角圖不知您是否有興趣參加課程請與我聯絡我的LINE是0918-909-223LISA YUAN

  2. 事情發生已過了一年半,在數個月的猛烈哀慟後,很快我重新投入了「正常」生活,有時我甚至會質疑自己是不是太沒心沒肺了,更覺得自己當初「我一定活不下去了」的想法很輕率。

    可是我卻後來才意識到一些事。從那時開始,讀到一句文字、聽到一首歌或一個故事,也會突然爆發式地大哭,哭點低得自己也覺得誇張。我開始明白,原來我不是已忘卻了那個傷口那份痛楚,而是它已悄然刻入我血脈的深處,看不見,卻不時毫無預兆地提醒我它一直都在。

    以致現在心頭隱隱作痛時,我反而有種像找到失物的心情:「噢,你在這裡啊。」即使痛得不能自已,我還是打從心底慶幸經歷這一切。正如你所說,「因為有愛,所以才會悲慟,才會痛。」

    • 面對面有許多蛛絲馬跡可以看懂一個人內心的情感 情緒 起起伏伏 但是請先放棄自己的頭腦 想法 對錯 保持中立 先陪陪她 仔細聽他的心聲 先建立起信任感 所以就是傾聽 感覺 確定你的心和他的心同在一條線上 甚麼都不要說 除非他問你 甚麼都不要說 頭腦只會批判 跟著你的感覺 不做任何回應 當你有一點感覺時 才可做回應 切記 回應不是反應 你可以LINE我 0918-909-223

    • 你好

      最近我要在SKYPE開一班
      開悟卡與三角圖
      不知您是否有興趣參加課程
      請與我聯絡
      我的LINE是
      0918-909-223
      LISA YUAN

  3. 您好~
    四月中旬太太因癌離世,一開始親友的關心問候讓我更難過,拜託我的親友不要關心問候,159天以來,仍然天天哭泣,太太的離世很痛!心真的很痛!
    我嘗試著去運動、去騎車······,依然哭泣。
    讀完您的文章我發現:或許我可以繼續哭,繼續在心裡與太太對話,繼續帶著悲傷往前走。對嗎?

    • 慢慢來,容讓自己懷念,想哭就哭,時間確實是最好的治療,只要想⋯她留下只有痛苦,愛她就讓她好好走,你也好好活,將來在天家相見。

    • 韋智你好~
      很心痛你需要經歷這樣劇烈的失去,失去太太很痛苦,我無法想像你現在所承擔的哀傷和痛楚。哀悼是愛的一部分,哀悼是那些無法給予的愛、無法繼續給予你太太的愛。我想跟你說,不管你有任何情緒──悲傷難過、甚至是生氣──每一種情緒都是正常的,請允許自己去感受這些情緒。悲傷的重量會壓得讓人喘不過氣來,但是你不需要孤單一個人,希望你能找到能讓你安心的支持系統、能夠安心地去說出自己的哀傷(不管是心理師或是親戚朋友),讓其他人可以一起陪你撐起哀傷的重量。
      失去之後,我們無法就這樣"move on",這樣的哀傷永遠都會在,是你的一部分,我們只能帶著哀傷繼續前走。祝福你~
      Warmly,
      佩萱

    • 大哭之後自然有大喜 這是哭笑靜心的理論 但是如果你執著在往日的快樂 就好像滿滿的水杯 再也沒有空間 接受任何東西 執著於痛苦也是一樣 什麼也裝不進來 所以除了大哭之外 還需要放下 放手任何您執著的東西 何不做一些更有意義的是呢? 畢竟生命是短暫的 痛苦 快樂都是情緒 我們的情緒來來去去 但是內心的快樂永遠讓我們會心一笑 不論何時何地 目前我很快樂 我喜歡我的工作 幾個好朋友 沒有期待就沒有痛苦 悲傷 不管發生什麼事 都能夠接受 生命只能真實經歷 體驗 每個人都會面臨悲歡離合 每戶人家都有死人 我的弟弟七年前過世 肝腫瘤末期 我很悲傷 我懊悔沒在他生前做些姊姊能為他做的事情 跟他真的談談心 談談理想 我太忙於事業 忙著念書 我沒想到他會死 當然也牽扯到許多人 像我的媽媽和他的老婆有著婆媳問題 不論如何 逝者已失 我悲傷了很多年 我依然坐我該做的事 繼續念書 繼續工作 照顧媽媽 今年 我真的從悲傷走了出來 我遇到了很好的老闆 跟媽媽相處越來越融洽 我們無所不談 雖然媽媽已經失智 但是我把她當作好朋友 親人 有時還要把她當小小孩 帶領學生 幫助它們從痛苦中 面對恐懼 面對問題 重新贏回活力 永遠有更好的方法 祝福您 找到您的方法 快樂是指標 祝福您有美好的一天 保持聯絡 LOVE LISA 可以加我的LINE 0918-909-223

  4. 整體社會強調「正面」,忽略也輕視「負面」的情緒⋯
    心情有很多種,就像性別光譜一樣有不同面貌、程度也有所不同。謝謝妳寫的文章,再次提醒我就算沒有「克服」也沒關係,告訴自己「允許讓自己失落絕望悲傷」這件事是沒有錯的,無須罪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