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自我成長,變成了邪教

*這篇文章會談論性侵、邪教、和掌控人的行為,在閱讀過程中可能會帶來不舒服的感受,邀請大家好好照顧自己,在文章最後也列出資源,歡迎大家閱讀*

兩個禮拜前,我在某個Podcast聽到了兩集討論邪教的對談,被訪談的來賓Sarah Edmondson在一個稱作NXIVM的組織待了十幾年,這是我第一次聽到NXIVM,上網搜尋後,跳出的中文新聞紛紛寫著這個組織是個「性愛邪教」,教主把許多女性當作性奴隸、在她們身上私密處燙印出自己名字的縮寫…等等。

當聽到「邪教」(“cult”)這個詞時,我猜想很多人聯想到某種宗教或信仰、或是想像一群人穿著某種袍子或服飾、進行著某種儀式…等等,或是你可能會認為:「我才不可能加入邪教呢!」但當我聽著Sarah Edmondson分享她當初如何加入、如何投身十多年,到後來如何成為奴隸、身體私密處被燙出教主名字的縮寫…,讓我非常訝異的是,她當初,只是去上了一個自我成長課程。

這一切,是從參加一個自我成長課程開始。


去參加自我成長或療癒課程,是現在許多人會做的事情,並且現在市面上也有各式各樣自我成長課程和組織。而這個我們現在稱為邪教的NXIVM,其實是一間提供自我成長課程的公司,其中一個熱門的課程叫做ESP (Executive Success Program;如果要翻成中文,可能會被叫做「高階人才成功課程」之類的)。公司創始人Keith Raniere研發了一套關於人的課程,教導學員如何做改變、如何辨別限制自己的信念、如何改變想法與情緒、讓你成為更好的自己。許多參加ESP課程的人,包含Sarah Edmondson,當初都覺得這樣的課程改變了自己。

這樣的自我成長課程並不少見,身為一位心理治療師與心理諮商所教授,我很鼓勵大家做自我探索、也認為自我成長是很重要的事情。所以聽著Sarah Edmondson的訪談,讓我很好奇這個自我成長課程到底在上什麼、到底發生什麼事情、讓這些人一步步陷入被控制的深淵中?我開始觀看HBO紀錄片 “The Vow”,這部探討NXIVM的紀錄片非常詳細地播放上課內容、對話、組織人員的互動…等等,而且都是當時錄影錄音的內容。

我看著紀錄片中ESP自我成長課程影片,意識到,這個課程教導學員的東西,某些我在諮商中或課堂中也會這麼說,譬如講師告訴學員,自我成長和探索是會讓人不舒服的,所以會有不舒服的感覺很正常也很重要。另外課程教學員辨識自己的信念,理解某些信念如何限制了你然後做改變;課程教學員改變自己解讀事情的方式,如果能用不同方法解讀發生的事件,那麼就能改變情緒或反應。課程不斷強調「賦權」(empowerment),讓學員知道你是有力量的、不要被恐懼控制、不要選擇當一位受害者。

這個自我成長課程講授的概念,某種程度上是有幫助的,也是某些心理治療理論會用的技巧。我能理解一些課程學員會覺得這些技巧改變了他們的一生,讓他們有一套「公式」,來理解複雜的人類內心。Sarah Edmondson當初處在人生低潮狀態,在參與了ESP五天密集課程後,覺得找到了人生新方向。不僅如此,她還很喜歡這個團體裡的人,覺得在這個社群中感到被重視理解、覺得找到了歸屬。於是,她開始投入上更多課程,推薦更多人來上課,當時的她真心相信,如果更多人能來上這個課程,這個世界就會變得更美好。


漸漸地,我看到這些自我成長課程所教授的技巧,如何變成控制人的方式。

譬如當Sarah Edmondson向公司高層提出擔憂與質疑時,對方回應:「妳會有這些反應是因為妳讓自己這樣解讀事件,妳應該要換個方式解讀、這個事件就會有不同的意義。」或是告訴她:「女性抱怨就是把自己變成受害者,妳不應該把自己變成受害者。」就連最後當她的身體被燒燙烙印出創辦人名字縮寫時,她充滿情緒與憤怒時,對方說:「這是因為妳這樣解讀才會有這些反應,妳讓自己充滿了恐懼和憤怒,妳把自己變成受害者了!」

當這些自我探索的方法被不當使用時,就變成了控制和壓迫人的手段。

的確,在諮商中,我們會幫助個案去覺察自己的反應、釐清想法信念等等,但這些技巧都只是一種工具,心理治療中有許多不同方法,沒有一種方式能夠適用於所有人,因為人很複雜,每個人的狀況都不同。或許對你來說,改變信念和解讀方式很有效、也非常有幫助;但今天另一個人處在受虐關係中,我們還用同樣的方式強迫他應該要改變信念和解讀方式,那這樣就在對他造成傷害,可能更加深他的自我懷疑、更深陷在受虐關係之中。

當某種心理探索工具被奉為圭臬、變成「唯一」的方式、變成「一定要照做」的規定,他們就變成了控制、傷害、與壓迫人的武器。


除了課程之外,我也看到這個組織許多控制人的方式:

譬如NXIVM制定了自我成長分級與晉升方式,他們解釋,就像是跆拳道有不同腰帶顏色代表不同級數,這裡也有不同顏色的「披肩」來衡量自我成長。剛入學的學員披著白色披肩,代表你是「學生」,然後慢慢地你可以晉升為「教練」、「督導」…,每一種層級都有不同顏色的披肩。而晉升方式來自於你完成多少課程、招募了多少人新人、以及做了多少自我成長功課。而這樣的制度,讓Sarah Edmondson從上了第一次自我成長課程開始,到後來成為講師教授ESP課程,投入十幾年的人生。NXIVM這間公司不只是她的工作,還是她的主要社交圈,她的先生也是這間公司的人,NXIVM幾乎是她人生的所有重心。

讓你離開本來的生活和交友圈,開始只和某個社群互動,這是很常見的邪教或「高度控制團體」(High Control Group)用來操控人的方法。專門研究邪教的美國心理學家史蒂文‧哈桑 (Steven Hassan)在他的網站中,整理了許多「高度控制團體」用來控制人的策略,其中就包含了讓一個人與本來的親友疏離,好讓這個團體變成新的生活重心。

看著邪教或高度控制團體,你可能會納悶:為什麼這些人會加入?或是認定自己不可能加入。但許多進到NXIVM的人,當初是抱持著想要做改變的心態來參加自我成長課程,是這些組織刻意操控,利用人性的痛苦與脆弱、利用人需要感受到被重視與歸屬,慢慢讓這些人陷入被掌控的狀態。在這種操控的環境下,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可能陷進去。

譬如Sarah Edmondson起初被這個自我成長課程啟發,開始越來越投入,與公司中的人建立了密不可分的關係,然後被組織中信任的朋友邀請加入一個「女性賦權團體」,接著被非常信任的朋友要求繳交詆毀自己名譽的東西作為抵押,然後被要求成為一個「奴隸」,做每一件事情都要經過主人同意,以及被要求也要成為主人去招募自己的奴隸…當她提出質疑或反抗時就會被指責,她害怕如果離開,那些詆毀名譽的東西就會被曝光,並且過去離開NXIVM的人,好幾個都被這間公司提告,弄得傾家蕩產。


看著The Vow紀錄片,我不斷思考著:自我成長與探索是多麼重要的事情,尤其社會大眾愈來越重視心理健康,有更多人願意好好理解探索內心,這是很有勇氣與美麗的事情,但很悲傷的,有組織和團體利用人類的脆弱來獲利、剝削與掌控人。

我也想著:現在市面上充斥各式各樣自我成長課程,對於渴望療癒內心的人們,我們要如何區別哪些是適用於自己的課程?而當心理健康變成了一個獲利的市場,當社群網站上充滿各種心靈療癒資訊、以及琳琅滿目來自於自稱專家、老師、或療癒者所經營的粉專或社群,我們要如何判斷哪些可以信任、又該如何保護自己?我們要如何找到能夠互相支持的健康社群,預防落入邪教或高度控制團體社群中?以及,如果你有在經營社群、有粉絲頁、有在提供課程,我們要如何保護自己的社群,防範變為邪教?

對於這些問題我沒有解答,現在的我內心有許多好奇心,想去多研究邪教和這些高度控制團體。在The Vow紀錄片中,許多加入NXIVM的人都提到,當初加入時有直覺感受到不太對勁,但ESP課程給了他們許多說法和解釋,去壓抑掉那些有點奇怪、不對勁的感受。

我理解到,要控制一個人,會先從讓這個人「和自己分離」──去壓抑身體的訊號、情緒、與直覺。而面對這個不斷向我們灌輸東西、想從我們身上獲利的社會,我們更需要讓自己緩慢暫停下來,好好去傾聽與重視這些身體所傳遞出來的訊息。

我想邀請你,持續思考這些問題,若有興趣,可以閱讀心理學家Steven Hassan所提出的BITE模式,仔細檢視自己所在的團體或社群中(可能是某個課程、社團、宗教、教會、公司、基金會、社群網站),有沒有出現邪教或高度掌控人的行為。如果你意識到自己正陷入高度控制社群中,我想跟你說,這不是你的錯,我們任何人在被操控的環境中,都有可能陷入這樣的狀態。邀請你,說出來,尋求協助。


心理學家Steven Hassan所提出的BITE模式,列出「高度掌控團體」如何在行為(Behavior)、資訊(Information)、想法(Thought)、和情緒(Emotion)上控制人,以下是一些例子:

行為控制──

控管你的髮型或穿著、控管你住在哪裡可以跟誰來往、剝奪你的睡眠或其他生理需求、要求你參與某些儀式、要求你節食或每天計算卡路里、做決定時要經過同意、提倡群體思維、或施加身體折磨或虐待行為…等等。

資訊控制──

告訴你不要去相信外界質疑說法、批評外界媒體都是要陷害我們;讓成員非常忙碌、沒有時間去思考或檢視到底發生什麼事情;讓團體成員去監控彼此的思想;讓你只讀到組織出版的新聞和訊息,封閉你外在的資訊來源…等等。

思想控制──

灌輸非黑即白思考方式、分化「我們」和「其他人」宿敵的思維;教導你如何改變與控制負面想法、只容許正面想法(所以當你對組織有質疑時,就成為「你有負面想法」的問題、是你的錯);不容許對組織提出質疑或擔憂…等等。

情緒控制──

只允許某些情緒,其他情緒(像是憤怒、恐懼)被標籤為不好的、糟糕的、是你有問題的;教你改變情緒的技巧,所以當今天你對組織感到憤怒時,變成了你沒有好好處理自己情緒議題;不斷讓人感到是自己的錯、覺得內疚、羞愧;對於要離開這個組織充滿恐懼…等等。


參考資料與延伸閱讀

Dr. Steven Hassan的著作:

  • Freedom of Mind: Helping Loved Ones Leave Controlling People, Cults, and Beliefs (2022)
  • The Cult of Trump: A Leading Cult Expert Explains How the President Uses Mind Control (2020)
  • Combating Cult Mind Control: The Guide to Protection, Rescue and Recovery from Destructive Cults (2015)

當自我成長,變成了邪教 有 “ 2 則留言 ”

  1. 想多了解「高度掌控團體」人事物。
    中文世界都沒Dr. Steven Hassan 的書?
    想看。

    之前看過這類似的書,印象深刻
    《他即世界-古魯大解密》
    Feet of Clay
    作者:安東尼‧史脫爾
    原文作者:Anthony Storr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