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陪你一起撐住哀傷

前陣子,我參加了一個關於失落與哀傷的工作坊,工作坊的第一個演講主題是"Hold the Grief",講師從箱子裡拿出好幾塊大石頭,她邀請幾位聽眾來參與這個活動──雙手向前平舉,手心朝上,然後她把石塊放在他們手心上。

手上的沉重石塊,是悲傷的重量。

過了一段時間後,撐著石頭的雙手開始疲累,就像悲傷的重量越來越沉重,你覺得你就快撐不住了。接著,講師請坐在這些參與者周遭的人,把手伸過去,和他們一起握住石塊。她說,「哀傷很重,但是你不需要自己一個人。我們可以幫助哀悼中的人,一起撐住悲傷。」

面對哀傷中的人,我們願意坐在他們身邊,把手伸過去,陪他們一起撐住哀傷嗎?

去陪伴,不去解決問題

身為一位心理治療師,在面對朋友時,我常常也需要很大的覺察,來克制自己不要說出「安慰人」的話語。

前一陣子我去一位朋友家,她說著生活中的許多挫折──念博班的壓力、因為殘障帶來的困難與挑戰、找工作的不順遂、以及剛成為新手媽媽的壓力。在聽她敘說著這些壓力時,我感受到了那份厚重的悲傷、挫折、以及無力感,這些情緒讓我胸口越來越緊繃,肩膀越來越沉重。

然後,我意識到自己很想說出安慰話語,這些聲音在我腦海中冒出來:「沒關係,不要再難過了」、「很快就會找到工作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我很快的覺察到,想要說出這些安慰話語是因為我自己的不舒服──那些悲傷挫折以及無力感實在是太壓迫了,所以我想要說這些話,試圖把她的這些痛苦趕走。

但是,說這些話的目的是為了讓我自己好過一點,並不是真正聽見她的感受。我知道,我的工作是去陪伴,並不是去解決問題,我不需要趕走那些痛苦,或是把痛苦擠壓變小。我選擇去聽見,讓痛苦有空間舒展開來,我告訴她:「這些事情真的很痛,我在這裡,我在這裡陪你。」

學習讓自己與痛苦待在一起

在這個處處要求正向積極和快樂的社會,我們不太擅長和痛苦待在一起。所以面對哀悼中的人,我們常常會說出那些自以為安慰人的話:「不要再想這些了」、「人生還有很多有意義的事情」、「至少你們有過一段美好的回憶」、「往好的地方想吧」、「你要感恩知足」。

通常,說這些話是為了讓我們自己好過一點──你的哀傷讓我太不舒服了,我無法和那些痛苦相處,我想趕快把這些痛苦趕走,所以告訴你不要再難過了!

但是哀悼並不是個「問題」,並不需要被解決。哀悼是愛的延伸,對於任何失去的人事物,因為有愛,才會哀傷與痛苦。哀傷中的人需要的,就是陪伴,一個願意去見證痛苦的陪伴

就像一個骨折的人需要在受傷處打石膏或是使用固定支架來幫助傷口癒合,如果你願意陪伴哀悼中的人,你的工作就是當那個支架,幫忙支撐哀傷與痛楚。你不需要對著傷口說「人生還有很多有意義的事情」或是告訴傷口「你很強壯」,你的工作就是待在那裡,在那裡就好。

而「待在那裡」卻非常不容易,因為待在那裏,你需要和痛苦與哀傷共處,你會很不舒服,但是你願意讓自己不舒服,繼續陪伴在哀傷中的人身邊

我們都需要學習去和悲傷共處。因為對於一個痛苦中的人,最好的幫助就是讓他們擁有痛苦──給予他們一個安全的空間,讓這些痛苦可以出來,讓哀傷可以被看見、被聽見,讓哀悼中的人可以誠實的敘說這些失去有多麼的痛、造成多麼大的傷痛。

願意出現、聆聽、不去解決問題、不急著把痛苦清乾淨,這是哀悼中的人最需要的陪伴。

每一段失去有多痛,只有哀傷中的人自己才知道

哀傷是愛的延伸,每一段關係中愛的程度不同,哀悼的痛苦和影響程度當然也不同。所以,就算你們都經歷類似的事情,你也無法百分之百完全理解或體會另一個人的痛楚或感受,因為哀傷無法比較,每個哀悼都是獨特的,沒有誰的哀傷比較嚴重。

我有一位個案今年六十歲,她的生命中經歷許多創傷與失去──從小被爸爸肢體和情緒虐待、在一段受虐的婚姻裡待了二十多年後離婚、新戀情被背叛、好幾位親人去世、兒女經歷車禍,但是,讓她在諮商室裡哭的最劇烈的,是談到她的狗的死亡。因為在她的起伏的人生中,那隻狗是唯一一個提供她無條件支持與愛的生命。

每一個失去到底有多痛,只有哀悼中的人自己才知道。當然,你可以有自己的意見,像是覺得「只是寵物死掉,應該沒那麼嚴重吧。」但是你的意見並不重要,也不要因為自己的意見去企圖縮小別人的哀傷或痛苦。哀悼中的人決定這段失去對他們有多麼痛苦,不是你來決定。

當我們一起,就能夠撐起一個人支撐不住的哀傷

或許我們要來重新認識什麼是「幫助」,幫助並不是試圖把別人的痛苦拿走,也不是告訴別人該怎麼做或該怎麼感覺才對。要幫助哀悼中的人,就是去看見他們的痛苦,並且陪伴著哀傷。

每一段關係都不同,在失去之後,只有你自己知道真正失去了什麼,只有你知道失去後對你人生造成多大的改變與痛苦。沒有人可以替你哀悼,在某種程度上,哀悼是孤獨的

雖然孤獨,我們可以不用孤單一個人

愛與哀悼都是生命的一部分,如果我們願意去愛,就必須承擔哀傷。我們需要一個空間,讓大家可以開始說實話,說出失去有多麼的痛苦。當然,生命中有美好的時光,也有痛苦的事情,我們都很樂意分享喜悅,而從現在開始,我們也要學習與別人的哀傷共處,一起承擔悲傷。

哀傷的重量很沉重,但我們可以不用自己一個人撐著。我們可以伸出手,幫助哀悼中的人一起撐起那些悲傷。當我們一起,就能夠撐起一個人撐不住的哀傷重量

 


留佩萱的著作《童年會傷人》

unnamed

※ 購買《童年會傷人》
博客來:https://goo.gl/QugvrZ
金石堂:https://goo.gl/cnVSbk
誠品:https://goo.gl/mpv1Uu
讀書共和國:https://goo.gl/aKs1B1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